四斤大豆三根皮带

【高达紫赤】蓝眼睛的亡灵

CP:卡尔马×夏亚(卡斯巴尔)

 

当九岁的卡尔马·扎比决定瞒着父亲和哥哥姐姐们偷偷出门玩时,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之后会和绑架阿尔黛西亚·索姆·戴肯的犯人同处一条街上,并且相距不超过五百米。

卡尔马眼前走来一个抱着灰色包裹的男人。男人行动匆忙,差点撞到卡尔马,还好他灵活地避开了。擦肩而过时,由于身高的关系,他看到了被罩在灰布下的漂亮金发,以及满是泪痕的脸,那才不是什么包裹,而是被灰布罩起来的小孩子。不算熟悉也不算陌生,戴肯叔叔家的小女儿,阿尔黛西亚。虽然只是一晃而过,但卡尔马对自己的眼力和记忆力都很有信心。

卡尔马很好奇,阿尔黛西亚为什么会被那个男人抱着,而且还在哭——虽然她平时也总是哭。于是他转身跑起来,想追上他们,然后问问阿尔黛西亚到底怎么了。男人抱着阿尔黛西亚离开主干道拐进小路,暂时离开了卡尔马的视线,这让他有点着急,跑得更快了一些。然而就在他跑到街角,马上就要转弯时,有什么人抓住了他的衣服后襟,迫使他停了下来。

“干什么——”卡尔马不满地回过头,然后把刚刚说了一半的话咽了回去,“——你是卡斯巴尔……吧?”

抓住他的人是卡斯巴尔·雷姆·戴肯,阿尔黛西亚的哥哥。

“我才要问你……干什么……呢……”

卡斯巴尔上气不接下气地小声回道。他穿着不合时宜的一身单衣——虽然殖民卫星内的季节变化不太明显,但临近圣诞节的气温也不适合穿这么少——却满头大汗,明显是剧烈运动了很长时间。

“这么大摇大摆地准备跑过去,你觉得自己有几条命够那个绑架犯消遣?”

……绑架?

卡尔马对此的了解仅限于知道这个词和它的意思而已,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亲临现场。他顿时陷入到极大的恐慌与混乱中。卡斯巴尔完全不清楚也不理会卡尔马和他的心情,粗暴地把他拽到自己身后,贴着墙壁偷偷观察着小路上的情况。

卡尔马终于反应过来:“你说绑架……绑架!卡斯巴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嘘!小声点!你想被发现吗?!”卡斯巴尔回头瞪了卡尔马一眼,然后继续观察,“现在我没空解释。”

“你是一路跟着绑架犯跑来的吗?你准备怎么办?只有你一个人吗?大人们知道吗?”

“你没听到我说话吗?我现在没空——”不知怎么的,卡斯巴尔突然停住了,再开口时语气柔和了一些,“……具体缘由之后我会解释的。现在只有我知道阿尔黛西亚被绑架了,对了还有你,现在只有我们两个知道。”

只有自己和卡斯巴尔知道的事。

不知怎么的,卡尔马突然觉得自己和卡斯巴尔的距离拉近了不少。明明以前两人见面和交谈的次数并不多。

卡斯巴尔看卡尔马好像理解了自己刚说过的话,于是继续说道:“我想救出阿尔黛西亚,但只凭我肯定不行——就算有你在也不行。”他在卡尔马开口前就做出了回答,“但我们可以先通知大人们,然后想办法拖延时间,以免他跑远了。”

“他好像在和阿尔黛西亚说话,有点远我听不到……啊,他靠着墙坐下来了,是不是跑累了想休息一下?毕竟抱着阿尔黛西亚走了这么远……现在正是好机会。”卡斯巴尔小声地描述着自己看到的情景,好让卡尔马了解现状。

“我明白了。”卡尔马用力点点头,“附近有我常去的糖果店,我去借用一下电话,德兹鲁哥哥跑起来很快的,肯定马上就能过来。”

“好。拜托了。“

“交给我吧“

卡尔马郑重地点点头。在跑去商店的路上,他想起来,卡斯巴尔虽然脸上还在不停地冒着热汗,但呼吸和说话时气息已经相当平稳了。卡斯巴尔真厉害啊,他想道,这么冷静,而且跑了那么远都不累,明明那个男人都累了要休息。

很快就来到了熟悉的糖果店门前,卡尔马没有像往常那样先对着店门的玻璃整理自己的头发,而是直接推开了大门。

“欢迎光临——是卡尔马少爷啊,欢迎欢迎!~今天竟然是一个人吗?想吃点什么?”

“姐姐对不起!今天不买东西!我想借电话!“

这是卡尔马第一次一个人来糖果店,而且看起来还这么焦急。虽然是十分令人好奇的情况,但店员并没有多问,直接带卡尔马来到电话前。

卡尔马拨出德兹鲁的号码,短暂的等待后,对面接起了电话。

“我是德兹鲁。”

“德兹鲁哥哥!是我,卡尔马——“

“卡尔马?!你一个人跑到哪里去了!!!我们都快担心死了!!!”

德兹鲁的声音浑厚响亮,卡尔马不得不用尽浑身力气大喊,这样才不至于让自己的声音被完全盖过去。

“对不起!但是坏人绑架了阿尔黛西亚!在糖果店附近!德兹鲁哥哥!对不起!求求你快过来!还有卡斯巴尔!”

刚刚德兹鲁的大吼震得卡尔马头皮发麻。他既觉得自己需要为偷跑道歉,又觉得应该先求救,同时说两件事,结果话说得乱七八糟。好在德兹鲁迅速理解了什么才是重点,向卡尔马简单确认过情况后,便保证自己会迅速赶到,同时让卡尔马待在店里不要出去。

卡尔马放下电话,发现店员站在他身后,一脸紧张。

“卡尔马少爷……”

“谢谢姐姐。”吃下了德兹鲁的定心丸,卡尔马变得冷静多了。他向店员道过谢后,准备离开。

“十分抱歉,我无意偷听,但是德兹鲁大人说过……”店员指了指电话。

卡尔马的表情变得十分纠结,但很快就下定决心。

“卡斯巴尔还在等我。之后我会向德兹鲁哥哥道歉的。”

不等店员挽留,卡尔马就跑了出去,回到了那个路口。

然而卡斯巴尔已经不再那里了。

卡尔马还没来得及想到卡斯巴尔丢下自己跑了的可能性,就听到了小路那边传来的声音,有男人低沉粗鲁的吼声,以及依旧很冷静的,卡斯巴尔的声音。

“——既然你知道阿尔黛西亚,那肯定不会不认识我。你不觉得比起她,身为戴肯继承人的我更有价值吗?”

“少用花言巧语骗我!谁知道你这小鬼在打什么主意!”

“你觉得冒冒失失跑出来,打算用自己换妹妹是个聪明的主意吗?你是大人,还有武器,而我只有九岁,什么都没有,但作为筹码比我妹妹更有价值。怎么看你都不会吃亏吧。”

“小鬼,你到底是聪明还是傻?明知道危险还要送上门来?”

“我只想保护我妹妹而已。她现在发烧很厉害,继续被你带着到处跑会有危险。”

“哈哈,倒是个好哥哥!行!让我考虑一下!”

偷听到了不得了的对话,卡斯巴尔想用自己来换阿尔黛西亚?他疯了吗?就算想要救妹妹也不能这么做吧,明明说好了要等大人们来!

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卡尔马再次开始着急。他学着卡斯巴尔刚才的样子,贴着墙偷偷观察着小路上的动静。男人现在是站着的,一手拎着阿尔黛西亚——罩着她的灰布已经掉了——另一只手举枪对着卡斯巴尔。卡斯巴尔高举双手,背对着卡尔马。

“你考虑好了吗,快点做决定吧。虽然目前这附近还没什么人,但说不定会有谁经过。拖的时间越长越危险吧。还是被人发现了也无所谓吗?”

“臭小鬼,怎么话这么多!现在是你求我!”

“对不起,我会闭嘴的。”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男人始终没有做出决定,卡斯巴尔一直沉默地等待着。

“卡尔马,卡尔马?”

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这次音量小了很多,仅仅是刚刚能听清而已。卡尔马惊喜地回过头。

“德兹鲁哥哥!”

德兹鲁没有责备卡尔马擅自离开糖果店。好像他已经知道了卡尔马不听话的理由。

“德兹鲁哥哥!你能打倒那个坏人吗?”

德兹鲁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

“卡尔马,我这么说你能理解吗?如果只有那个坏人,我就可以轻轻松松打倒他,但现在这个样子,在我打倒他前,他会伤害阿尔黛西亚。”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卡尔马总觉得德兹鲁低估了他的理解能力。

德兹鲁让卡尔马到自己身后,“阿尔黛西亚还在他手上,卡斯巴尔又被枪对着,有点麻烦啊……至少得让卡斯巴尔知道我来了……要怎么做呢……”

“要让卡斯巴尔知道哥哥已经来了吗?”

卡尔马后退几步,突然大声喊道:“德哥哥!——我就说走过了嘛!那家糖果店应该是在上一个路口那里的!我们快返回去吧!”

德兹鲁愣了一小会儿才反应过来,连忙回道:“嗯,是啊,抱歉了,卡……卡尔!”

“快点快点!要是去晚了糖果卖光了,就都是哥哥的错!”

德兹鲁重重地跑了几步,刻意让脚步声听着越来越远,然后悄悄地返回墙角。

“你看,果然有人来了吧。工作日的白天确实没什么人来酒吧街,但很快就到下班时间了,这里的人和开门做生意的商家会越来越多。”

“你这小鬼为什么这么招人讨厌……不过……也行!我就答应你!本来只想着拿到公民权就满足了,不过既然是议长大人的宝贝继承人嘛,再要笔钱应该不过分吧?嗯,肯定没问题的。”

卡斯巴尔没有理会男人的自问自答。

“放下阿尔黛西亚,把她放在路边就好……对,就这样……那我们离开这里……不,不要,等到你离阿尔黛西亚足够远时我自然会乖乖到你身边。什么?……我当然怕你用枪,所以我不会跑的。”

卡斯巴尔和男人维持着彼此的距离,谨慎地慢慢挪出小路。继续贴着墙角容易被男人发现,于是德兹鲁带着卡尔马躲到了相邻小路的路口墙角后。有一点让卡尔马一直觉得很神奇:德兹鲁明明看起来那么笨重,跑步竟然又快又轻巧,几乎没有脚步声。

两人终于完全离开小路,来到了主干道上。突然间响起了什么东西划破空气的声音,随即男人手一抖,枪掉到了地上。德兹鲁看准时机跑向两人。男人痛呼着破口大骂,准备捡起枪,然而卡斯巴尔比他更快一步。

“等等!卡斯——”

德兹鲁发觉了卡斯巴尔的意图,但卡斯巴尔比他也要快一步。一声巨响过后,男人惨叫着倒下了,左侧大腿喷出鲜血。卡斯巴尔也因为枪的后坐力而摔倒在地。

德兹鲁扯过别在衣领上的对讲机:“这里是德兹鲁!卡斯巴尔开枪打伤了犯人,赶紧来个人给包扎!”

卡斯巴尔爬起来,扔掉枪,绕过眼前的德兹鲁和男人,慢慢走向还在小路边的阿尔黛西亚。

看着卡斯巴尔淡定的样子,德兹鲁压着男人,同时痛苦地自言自语:“为了不让卡尔马见血我还特意让狙击班不用实弹!加上疏忽大意让他偷跑出来……啊啊啊我要被老爸骂死了……”

不过卡尔马本人并没有像德兹鲁担心的那样,因为见了血而害怕,倒不如说他好像根本就不在意这边的满地血腥,跑出藏身地后径直来到了卡斯巴尔身边。

“卡斯巴尔!——你还好吗?”

卡斯巴尔坐在地上,让妹妹靠在自己怀里。满脸泪痕的小姑娘紧闭着双眼,不知是昏迷了还是睡着了。

“阿尔黛西亚发烧了,很严重,发不出声也无法反抗。我和一个女佣带她去看医生。我留下来等着拿药,而抱她先回家的女佣刚出诊所就被打晕了。”

这段答非所问让卡尔马愣住了,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卡斯巴尔履行诺言,在向他解释缘由。

“阿尔黛西亚戴着一个护身符,是个很小的香水瓶。我不知道是混乱中碰碎了还是她自己打开的,离开诊所后就在空气中闻到了平时她身上的味道。许多个幸运的因素集合到一起:香水一直在洒,今天没有刮风,我的鼻子很灵……我顺着气味一直追了过来,之后就遇到了你。”

“你好厉害啊,卡斯巴尔。”

卡斯巴尔摇摇头,拿起了阿尔黛西亚的香水瓶。瓶子快要空了

“如果没有遇到你,除了继续追,我大概什么都做不到。”

他抬起头看着卡尔马,露出了一个微笑。

“谢谢你,卡尔马。“

卡尔马的脸不受控制地涨红了。他左顾右盼不敢正面迎上微笑着的卡斯巴尔,无论如何都没法帅气地说一句“没关系”。

还好让他觉得难堪的煎熬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戴肯全家和扎比全家、两家的部下,以及一些卡尔马叫不上来名字的人都陆续赶到了。一下子被大人们包围起来的卡尔马觉得头昏脑胀,连呼吸都变得有点困难,也顾不上考虑该怎么答复卡斯巴尔。

三个孩子被带到了医院。外表整洁并且看起来精神十足的卡尔马最先被医生放出诊室获得自由。他急匆匆跑到走廊上,想找卡斯巴尔。

“卡尔马,在医院里不要跑动。卡斯巴尔就在隔壁,你可以等一下。“现在德兹鲁全程紧跟卡尔马,不敢让他离开自己的视野范围。

果真如德兹鲁所说,没过多久,卡斯巴尔就从隔壁诊室出来了。他的衣服有些凌乱,还沾了泥土,脸上有干涸的汗渍,难怪比卡尔马用了更长时间。

“卡斯巴尔!你怎么样了?你妹妹呢?”

“还好吧。阿尔黛西亚也是。只是因为发烧和惊吓而昏过去了,不过以防万一还要再仔细检查,而且发烧也要治疗。“

其实卡尔马最想知道卡斯巴尔的情况,然而他却把自己轻描淡写地带过去了。

父母都在诊室里,看着医生检查和治疗阿尔黛西亚。卡斯巴尔望了望他们,然后走开了。

“卡斯巴尔!你要去哪里?“

“去洗脸。”

“这样啊。”

“……所以说我去洗脸,你为什么要跟着我?”

卡尔马想了想,然后突然伸出手,掀起了卡斯巴尔的外套,揪出塞在裤腰里的衬衫,然后看到露出的腰背上有一大片淤青

“果然!我觉得你走路姿势很奇怪来着!卡斯巴尔,为什么要撒谎?“

“不算撒谎吧。这点磕碰过两天就能好。“

卡尔马用尽力气抓着卡斯巴尔的衣服,把布料都攥成了一团。

“骗人!明明青了这么多!肯定屁股也青了!”

“你小声点……”

听到“屁股”这个词,卡斯巴尔显得有点难堪。然而卡尔马说的是事实。

“……好吧,我不撒谎了。确实十有八九屁股也青了,因为很痛。还有,放开我吧,很冷。”

“啊——对不起!”

卡尔马赶紧松手。

卡斯巴尔低头整理衣服,试图抚平后襟的褶皱。终于弄得差不多后,他抬起头,结果被眼前的光景吓了一跳。卡尔马的脸无限接近放大,然后他感觉自己被用力抱住了。

“卡尔马?怎么了?”

“……”

卡尔马想了半天,有很多话想说,却不知道该先说什么比较好。卡斯巴尔走路时摇摇晃晃、轻飘飘的,就像以前在电视里看到过的亡灵一样,而且虽然他脸本来就很白,但现在更是格外的白,这让他更像亡灵了。但是能抱住他,能感觉到温度,这说明他并不是亡灵吧?可为什么大家都看不到他受伤了呢?连他的爸爸妈妈都看不到。是不是因为卡斯巴尔其实就是亡灵,所以大家才看不到呢?可为什么自己能看到?卡斯巴尔到底是不是亡灵呢……

 

>>> 

 

“哈哈哈哈哈!结果你就一直抱着他吗?然后呢?是否确认了他到底是不是亡灵?”

“夏亚!”

夏亚·阿兹纳布尔稍稍抬起墨镜,擦了擦因为笑得太用力而渗出的泪水。

“抱歉,我并没有嘲笑的意思。只是觉得威风凛凛的首席卡尔马·扎比曾经竟然这么单纯天真,觉得很有意思而已。不过你和那个卡斯巴尔真厉害啊,两个人当时都才九岁吧?竟然能有勇气想办法对付绑架犯。”

“后来德兹鲁哥哥带卡斯巴尔去找医生了,还好只是些淤青而已。再之后嘛……好像犯人还有同伙,绑架卡斯巴尔的妹妹是想要挟戴肯议长,好拿到吉恩——当时还是慕佐——的公民权?当时太小了,对这些大人的事不太了解。”

“卡斯巴尔呢?你们之后没再联系吗?”

“我是很想找他玩,但一直没有机会。你应该知道的,两年以后联邦暗杀了戴肯议长,还有大家都不知道的是,卡斯巴尔和他妹妹被联邦绑架然后……被杀掉了……卡斯巴尔的妈妈几年后也去世了……“

卡尔马的情绪一下子变得低落,声音也越来越小。

“原来是这样吗……”

透过深色镜片,能看到夏亚眯起了眼睛,显得有些感慨,但并不像卡尔马一样难过。果然听人讲述的感受不如亲身经历来得那么深吧?

“卡尔马,那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呢?”

“我从来没对别人讲过这件事,夏亚,你是第一个。具体原因我也想不通,就是想让你知道这件事,觉得你应该知道这件事……可能因为你的蓝眼睛和卡斯巴尔的很像?”

因为患有眼疾,所以夏亚从入学起就一直带着墨镜,很少有人能看到他的真面目。不过作为室友的卡尔马却能时不时看到。

“喂喂喂这个理由……蓝眼睛的人多着呢。我和一个已死之人很像?感觉有点可怕啊……”

“也对。抱歉。”

“不过能和那么厉害的卡斯巴尔有相似之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挺荣幸的。而且卡斯巴尔还是你很重要的朋友吧。”

卡尔马感激地望向夏亚。果然对夏亚说出这件事是正确的选择,和自己想的一样,他是能理解自己想法的人。

“不过啊,卡尔马。”夏亚话锋一转,“卡斯巴尔就算再厉害,也早就是已死之人了,希望你不要沉浸在对他的怀念里,无法自拔,也不要因为一双蓝眼睛而弄混我们。”

“我当然不会。”

“这就对了。为了让其他卡斯巴尔顺利成长,我们没有时间感伤。”

“没错。”

卡尔马开始穿戴发下来的新装备,接下来他要和夏亚一起去执行毕业后的第一个太空任务。扣上最后一个扣子后,他走向了等在门边的夏亚。

“一起创造未来吧,朋友。”

他轻轻地抱住夏亚,然后松开手,率先走出了房间。夏亚因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而微微瞪大了眼睛,但很快就恢复正常,跟在卡尔马身后离开了。

卡尔马一边走路,一边回想着刚刚感受实体与温度。

夏亚和卡斯巴尔的蓝眼睛太过相似了,如果没有那一层镜片,他说不定早就弄混两人了。

然而这样不可以,刚刚的触感已经让他十分清楚地了解到,现在居于此地的是活生生的夏亚·阿兹纳布尔,而不是已经成为了亡灵的卡斯巴尔·雷姆·戴肯。

卡斯巴尔是他过去的回忆。

而夏亚是他正在创造的现在与未来。

Fin.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