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斤大豆三根皮带

【安赤/小说翻译】仙人掌的花(二/完)

· 小说翻译,原文→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601871#1

· 各种灵魂翻译【即使是这种狗屁不通的东西也是我的爱啊_(:3JL)_

· 原作不分章节,译文第一部分请走→【安赤/小说翻译】仙人掌的花(一)

· 赤井视角,以及虽然是安赤但实际上这里是降谷零

· 作者说灵感来自于同名歌曲



工作结束后回家的路上,赤井看到了映在路边橱窗里的自己。之前被茱蒂说过自己很憔悴,现在看来好像确实瘦了一些。不过还没到给生活造成不便的程度。赤井明白身体是工作的资本,所以最低限度的维护还是能保证的。

与降谷离别然后离开日本是三年前的事了。从那以后赤井一次都没回去过。万幸的是,和他分手的时期正好和在日本的任务告一段落的时期重合了。

赤井叹了口气,顶着异常寒冷的北风,把脸埋在围巾里走在街上。圣诞将近,街上到处都洋溢着欢乐的气氛,但赤井的心仿佛冰山一样,没有受到任何感染。

 

一开始情况相当糟糕。

不过赤井觉得慢慢地就能忘记了。正如志保所说,失恋这种事——没错,那场离别,毫无疑问就是失恋——是很多人都有的经历,因为这其实只是微不足道的事。

但是,走在路上时只要看到金色短发的人,就想着会不会是他,然后自顾自地开始失望。手机的消息也确认过好几次了。明明与降谷的离别是毫无疑问的事实,明明心里已经清楚了,但赤井还是在用这样愚蠢至极的行动不断消耗着自己。

 

之前去过gay云集的酒吧。如果被其他的男人抱过的话,就能忘记至今依旧存在于脑海中的他的鲜明身影了吧。这想法相当自暴自弃。现在想来,觉得真是愚蠢。但那时候他是真心这么想的。

赤井明白,有日本血统的自己的容貌对于他们而言相当惹眼。只要靠在吧台边喝酒,自然而然地就会有男人坐到旁边地凳子上。微笑着说着Hi的男人有着金发和蓝色的眼睛,但肤色是白的。“……Hi.”赤井尽量用毫无起伏的声音回道。他看起来对此并不在意,先和赤井聊起一些平常的话题,赤井也一一奉陪。他离得越来越近,最后手终于滑向了赤井的腰。感觉到手掌在抚摸身侧——赤井猛地站起身来。

“刚想起来还有事。”

赤井飞快地说道,然后把钱扔在吧台上离开了。身后男人的言行怎样都无所谓了。我到底在干什么,我到底在干什么。我是笨蛋吗。赤井走在夜晚的街道上,好几次撞到了人,但步子还是越来越快,最后几乎是跑着回到了公寓。在一片漆黑的客厅里,攥着波本的瓶子,粗暴地把酒倒进杯子里。酒精滑过咽喉,赤井抽泣着。

 

但是现在已经离开日本三年了。现在的话,赤井的心已经差不多平静下来了。干脆就这样平静地生活下去也不错。就算谁说他憔悴也无所谓。

即使没有他也能活下去。三年的岁月让赤井慢慢地亲身领会到了这个事实。没关系地。与人离别虽然确实是非常痛苦的事,但赤井迄今为止的人生里已经经历过好几次了。

没关系的,因为他还活着。

赤井向日本的名侦探拜托过,一定要告知有关他生死的情报。没有任何消息传来,就意味着他今天也在那里努力工作吧。挺直着脊背,面向前方,高尚的荣耀感在那胸中激烈翻滚。

赤井觉得这样就足够了。只要他还好好的就够了。即使彼此的道路不同,但与降谷一同度过的两年的岁月绝对不是毫无意义的。这样想的话,就算要放弃一切也没关系。

适可而止,赶紧出现。离开日本第四年的冬天,母亲发来这样的消息。“你连侄女的脸都还没见过吧。虽然不知道你在磨叽什么,但好歹也关心一下家人啊。”

离开杜勒斯机场后过了大约有十四个小时,降落到阔别四年的日本。什么都没变啊,赤井感慨道。买了矿泉水的商店里的店员刻意做出亲切和蔼样子,疲惫的穿着西装的商务旅客像是谁都看不到一样,沉默而步履匆匆。赤井上了电车,总觉得这里就该是这样的感觉。电车里吊着的广告也是冬天的风格,观景台的全息投影的照片合着电车的运动摇来晃去。

傍晚四点,离和家人的约会还有一段时间。赤井走在路上时,听到人们说东京站前有巨大的圣诞树。圣诞节。对于赤井而言,它已经是一年里微不足道的一个项目了。也就是说,它已经不是充满回忆的日子了。

走出车站,大概有两层楼规模的圣诞树就坐落在车站前的广场。红、黄、蓝、白的LED灯串装饰在圣诞树上,闪闪发光,照亮了傍晚的街道。树顶上装饰着星星,而靴子、手杖、苹果这些廉价的小饰品则装饰在枝头。

赤井身边像是女大学生的集团正在热热闹闹地自拍。因为很多人都约在这里碰面,所以周围相当混乱,还有手牵着手的亲子从赤井身边走过。

——妈妈,圣诞老人会带着礼物来的吧。是啊,如果你做个好孩子的话,圣诞老人一定会来的。

 

预感是瞬间产生的。

全身的皮肤都沸腾了。“那个”为什么会在这里呢,赤井本能地感觉到了。

 

慢慢转向左边。就在那里,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如此叫嚣着。三米开外。赤井的眼睛捕捉到了。在被夕阳染红的街道上,手插在米色大衣的口袋里,吐着白气仰望着圣诞树顶上的星星的,那个身影。

“降、谷君。”

赤井只能发出嘶哑的声音。被叫到名字,认出了赤井的他,十分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还是没变呢,赤井想道。不论是又大又圆的蓝眼睛,还是闪亮的金发,还是锐利的剑眉,亦或是挺直的脊背。四年的岁月并没有留下什么痕迹,降谷现在,就在眼前。

他们在混杂的人群中凝视着对方,一时间无法动弹。先回过神来的是降谷。是觉得就这样拉开距离不自然吗,他向赤井走了几步,然后轻轻地搭上了赤井的肩。

“好久不见了。”

这仅仅是对待熟人时的打招呼。也就是说,降谷的态度并不是对待分手了的恋人的。嗯,赤井从喉咙里挤出这样的声音。原本觉得已经没关系了。即使没有他也能活下去。在漫长的日子里,应该已经亲身领悟到了。

仅仅是看到脸,赤井就不行了。悲伤和痛苦宛如暴风雪一般,瞬间席卷了全身。赤井完完全全地变回了四年前与他离别时的赤井秀一。

 

“你来日本了啊。”

“嗯……被家人,叫来的。”

“原来如此。你是要和家人一起过节啊。”

降谷用冷淡的声音说道,视线从赤井身上转移到了圣诞树上。那侧脸还是那么好看。他就在那里。是伸出手就能触碰到的距离。这个事实,让赤井激动得连指尖都在颤抖。

“要不要一起、喝个茶。离和家人的约会还有一段时间。”

大脑无意识的活动最终产生了这样的话。

面对赤井的邀请,降谷摇着头移开了视线,好像赤井对他而言完全无所谓一样。

“十分抱歉。之后我还有工作。”

失陪了。降谷只丢下一句话,连手都没有抬起来,就转身消失在了人山人海中。

赤井只能目送着那个背影。呆呆地,就像那天一样。

 

周围爆发出哇的欢呼声。仰望天空的话,能看到雪花从薄暗的云层里片片飘落。有一片雪花落在赤井的眼角,微微打湿了干燥的脸颊。

 

与脸上划过的冰冷温度正相反,赤井感觉到胸膛里热流翻滚。心脏开始跳动。咚、咚、咚。四年里拼命压缩的感情,现在咕咚咕咚地翻滚着,即将迸发出来。

 

这样真的好吗?就像这样目送着他,真的好吗?即使没有他也能活下去吗?真的吗?赤井秀一,你打算像这样,再一次,失去重要的人吗?

——不行。

然后赤井迈出了脚步。为了追寻消失在人山人海中的他而迈出了脚步。为了在四年前的那一天,孤孤单单地跑出房子的他,为了把那天的他带回来而迈出了脚步。

 

“……降谷君。”

赤井在人潮涌动中拼命寻找着他的身影。没有。没有。找不到。他的身形明明相当显眼,然而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了溶于周围环境的秘术。

“降谷君,零,零。”

好几次撞到了人。虽然引起了对方的不满,但赤井连哪怕是0.1秒道歉的余裕都没有。

脚步越来越快,最后终于跌跌撞撞地跑了起来。

呼吸好困难。明明运动量并不大,但迄今为止胸中压抑的感情像台风席卷一样破坏着细胞,身体的防御机能好像完全无法发挥作用。

 

降谷离开时并不是向车站走,而是往大街的方向去了。所以他一定是开车来的。赤井一边拼命奔跑,一边回忆着车站周边的地形。这附近的停车场在哪里。因为他的性格很认真,所以一定不会把车停在路边。当然,经过了四年,街道已经大变样了。东京更是这样。所以这是一场赌博。赤井解读着他的思考,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在东京街道的柏油路面上。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赤井拼命奔跑的样子引得人们纷纷惊讶地侧目。

“降谷君……”

然后——赤井看到了。看到了从小路出来,貌似正要开向大街的白色FD的曲线。

赤井猛地加速了。

跑。跑。跑。这大概是赤井有生以来跑得最拼命的一次。身体里的血像是沸腾了一样的滚烫。

没错。想要的东西必须要靠自己亲手把握。不论何时——不论是谁都必须这么做。

 

“零!!”

 

赤井不顾一切地跑到白色车体前,在因为急刹车而摔倒前把手撑到了发动机盖上,然后看到了吃惊地瞪大了蓝眼睛的他。他降下了车窗怒吼着。

“赤、赤井!?白痴,多危险啊你干什么呢!!”

“零、零……我喜欢你。”

“哈……”

“别走……我、想和你、再次和好。”

回想起来,在赤井的人生里,这还是第一次如此真诚地恳求对方。赤井无论何时都不需要他人的谅解,全凭自己的意志把握一切,然后舍弃一切。并且,已经死去的人无论怎样恳求,也不会再回来了。

“什么,”

像是要盖过降谷困惑的声音一样,汽车的鸣笛声响起了。白色FD的后方有黑色轿车驶来。这是狭窄道路的正中,对过路的人而言这辆白车毫无疑问地很碍事。

降谷啧地一咂嘴,冷静地对赤井说道“……请坐上来。”然后面向助手席示意着。他真温柔啊,赤井想着。面对像这样纠缠自己的男人,竟然不会想要直接碾过去。

 

FD开上大街后在路边停了一次车。降谷操作着手机,好像是在和谁联络。大概是和单位的人吧。然后他把手机收起来,呼地叹了一口气。挂挡、踩下离合然后打开转向灯,直到车子再次发动前,他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然后呢?”

从广播里传出来了DJ情绪高昂的声音——终于迎来了平安夜。各位都是和谁一起度过的啊?这个广播可能有和恋人一起兜风时听的听众呢。真让人羡慕啊。

“……想和你、和好。”

“……为什么?”

为什么。这个问题简直就是对死者的裁判。是会去往天国呢,还是会去往地狱呢。

“因为我喜欢你。”

“哈,”

降谷的声音十分生硬。

“那一天,你明明没有追上来?……四年里,明明都没来过联络?”

赤井无法反驳这些话。因为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车子遇到红灯停下了。从旁窥视到的蓝眼睛正带着怒意看着赤井。和赤井过去被憎恨的时候一样。

“我受够了……你这么说过吧。”

他用力绞出的声音里包含着痛苦,尖锐地刺中了赤井的胸口。

 

不久后车上了高速。引擎轰鸣着,降谷像是要发挥全部本事一般连续超车。令人窒息的沉默持续着,让赤井连关掉流出不合时宜的圣诞歌曲的收音机都做不到。

“是我不好。”

赤井说道。他不知道怎样回答才是正确的。只是像是在寻找触碰他的心的方法一样,拼命组织着说不惯的话。

“我……伤害了你,用无心之语……我想和你和好,再一次,和你在一起。”

可以的话,真想把身体里的诚意都收集起来向他展示,如果他能因此而好好面对赤井的话。诚意。这是还在交往时,降谷一直向赤井展示的东西。

“……说不定,还会发展成同样的情况哦。吵架,然后彼此伤害。既然如此,分开岂不是会更加轻松?因为这四年里,你一直都无动于衷吧。”

“才不是无动于衷……你以为我——”

“可是我无动于衷啊。”

宛如锋利匕首一般的话。降谷一边握着方向盘开车,一边用好像扼杀了全部感情的平坦声音如此说道。

“我啊……和你分开后,其实反而松了一口气呢。这样的话,就不会再被你用奇奇怪怪的事束缚,也不会一遇到关于你的事,心情就变得不安定。”

“零。”

“……别叫我的名字。”

降谷用微弱的、仿佛走投无路了一般的声音拒绝着赤井。

“……零。”

“别这样,赤井。”

赤井对低着头、看起来快要不行了的他紧追不舍。

“我喜欢你……如果你,已经不再喜欢我的话……我们从朋友做起也好。对我而言你是必不可少的。我终于明白了,有你……有你在我身边,是比什么都重要的事。”

降谷沉默着,没有回答。

 

不久后,车子打起转向灯开进了服务区。降谷在停车场的一角停车、熄火,这样一来,车里就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了。降谷的额头抵在握着方向盘的手上,轻轻地叹着气。为什么,他自言自语道。这不是给赤井的问题,而是对自己的询问。

“呐,那时候,我啊,是真的很受伤哦。”

他断断续续地嘟哝着。雪静静地落在了挡风玻璃上,然后融化了。

“我受够了,已经累了,你这么说过……让我觉得被彻底拒绝了。一开始,我想过要回去的……但是,你却完全没有联络。我其实明白,这根本不是你的错……然而,我觉得,自己完全没有让你紧追不舍的价值,所以……就觉得怎样都无所谓了。”

赤井沉默地倾听着降谷的话。此时此刻此处需要的,绝对不是语言。

“……我明明,是想要让你笑的,是想要让你幸福的,结果最后,我却只能让你痛苦。这么一想我实在是太可耻了……说不定分开才对彼此更好呢。”

握着方向盘的手颤抖不止。“转过来。”赤井恳求他。然而降谷埋着脸,使劲地摇头。

“明明要是能开始讨厌你就好了……就像以前那样。”

像是在哭泣一样的声音断断续续的。

“……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你啊……”

赤井伸出手,抓住他的肩让他露出脸、转向自己。看到那蓝眼睛里蒙着一层薄薄的水膜,赤井忍不住紧紧地抱住了他。在狭窄的车里,用别扭的姿势,拼命地拥抱着他。

他用含混不清而颤抖的声音说道。

“……对不起。是我不好。把你丢在那个房子里离开,是我不好,对不起。”

“……可以了,零。已经够了。”

从碰到他的头的肩头传来了抽泣一样的声音。对不起,赤井,对不起。我……是我错了……赤井就像是在哄小孩子一样,用力地抚摸着他的背,感觉像是瘦了一些的背。然后在从金发中露出的耳边,赤井静静地说道。

“呐,零,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再一次。”

“……我可能,还会伤害你。”

“彼此彼此。”

我喜欢你。

不久之后,赤井得到了“……我也是”这样的回答。“一直都,喜欢赤井……刚才的是谎话,完全不是无动于衷。”赤井更加用力地抱着他。像是在回应赤井,降谷手紧紧地攥住了赤井的衬衫。他们拼命地在对方身上感受着,感受着彼此分开的四年里的日日夜夜。

 

不知何时外面彻底天黑了,离开服务区的车辆的前灯好几次照亮了两人的侧脸。两人一直互相拥抱着,直到彼此相触的皮肤的温度变得一样了。

然后降谷抬起头,手用力擦了擦眼角。眼中开始闪烁炫目的光芒,像是包含意志的蓝宝石。赤井打从心底觉得,那稍稍被水濡湿了的颜色真是太美丽了。

接下来还有工作是实话,降谷说。他从怀里取出了一样东西,慢慢地展开赤井的左手。被郑重地放在手心的,是一片冰冷的金属。

“我家的钥匙。因为只有一把,所以不要弄丢了。”

在赤井耳边轻声道出的住所是降谷自己家。是赤井过去犹豫着不敢进入的地方。

“我送你到车站。……你和家人一起过了节再来就好。我大概很晚才能回去。”

“……嗯。”

“在家里等我——这次,我一定会回来。”

赤井点头。彼此相触的嘴唇虽然干燥,但却甘甜得让人想哭。

 

 

因为房子里很冷,所以赤井从有暖气的地方开始打扫。

一切都和那一天一样。因为到年末时降谷太忙了吧,餐具浸泡在水槽里,要洗的衣服都搭在沙发上。赤井为了打发时间,就把它们挨个都收拾妥当。

客厅里有一个小小的飘窗,挂着蕾丝的窗帘。手指擦过这个什么都没有放的地方,结果蹭上了一些灰尘。

在这里放上仙人掌吧。赤井这样想着。在这个小小的飘窗边,放上两人一起栽培的仙人掌吧。这里日光充足,成长期时再给它充足的水。能好好地放在这里、用心栽培的话,肯定哪天就能开花了。他所期待的仙人掌的话,这次要两个人一起看。

门铃响了。

赤井确确实实感觉到了,感觉到了跑过走廊、站在门对面的他。房子里明明已经非常暖和了,可指尖还是止不住地颤抖。为了好好传达那天没能说出的话,为了两人再次开始的未来——此时此刻,赤井打开了门。


Fin.


本来计划元旦时翻完剩下的部分的,但是断在那里实在是好气哦。

好气哦老大不小的两个人了竟然还不知道珍惜时间一闹别扭闹了四年。

此处应联动不OO就出不来的小黑屋。

能在人山人海中凭感觉找到降谷,赤井的NT能力也太犯规了吧。

然而明明是NT可你们竟然花了四年才相互理解!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