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斤大豆三根皮带

Busy Boy

用这篇来试探一下lofter的底线……

当三次元对二次元逆向输出时钻A的世界会发生什么,大概角色们每天在官方和同人中游走要忙到死,填不上的脑洞和玩到飞起的各种梗,最后只想说寺爹你快回来不要再LL了。

全程御幸视角,没有CP,时不时出现的降谷只是私心而已。

 

 

御幸醒来后一睁眼就看到了放大的降谷的脸,距御幸的脸相当近,御幸感觉自己稍稍动一下就会亲上去了。这可把他吓得不轻。

一定是我睡醒的方式不对,或者根本还没睡醒。御幸心想。怎么想降谷都不可能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出现在这个地方嘛,一来是他们根本就不住在同一个宿舍里,二来是降谷没理由这么做。

“前辈早安。”降谷掀开御幸的被子,“请不要装睡,我看到前辈睁开眼睛了。”

失去了低于冷空气的被子,御幸立马缩成了一团。

“别闹,降谷,把被子还我。今天又没有安排。”

“前辈才是别闹了,日程表明明是满的。”

满的?

御幸不觉得自己的记性会比降谷差,他明明记得今天确实是休息日。但听降谷的语气那么笃定,他又不敢确信自己的记忆了。

“……”降谷叹了口气,“看来前辈是不记得了。不过没关系,我还记得。今天请前辈全部听我安排吧。”

降谷帮御幸叠好被子,然后带着御幸去食堂吃饭、去浴场冲澡,最后回到房间里换衣服。按理说一个前辈不该这么任由后辈摆布,但期间御幸一直晕晕乎乎的,完全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自己正在做什么,所以就由降谷去了。

换好衣服后——连服装搭配都是降谷挑选的——御幸被降谷带出了学校,来到了外面。凛冽的寒风吹在脸上,御幸感觉自己终于清醒过来,可以思考了。他觉得要么就是自己脑子坏了,要么就是降谷坏了。毕竟他是第一次见话这么多又温柔有耐心的降谷,也是第一次发现自己居然能一点脾气都没有地被后辈牵着走。

等等……牵着走?

“降谷,我说……我不会走丢的,也不是小孩子了,牵手就不用了吧?”

“怎么说呢,其实我也觉得这样走路不太方便。”降谷露出有些困扰的表情,不知为何声音压得格外低,“但是设定就是这样的,所以还是请前辈忍耐一下,就这么被我牵着走吧。”

设定是什么意思?是谁设定要降谷牵着他走路吗?御幸一头雾水。

虽然还是清晨,不过因为是休息日,所以街上人不少。两人离开学校后走了一段路,在街角站住了。降谷想了一下,然后拉着御幸走向了别的方向。

“这么走会有些绕远路,但是不会被人发现。”他解释道。

绕远路?不会被人发现?御幸在他们正在走的这条小道上不住地东张西望。他们是被坏人盯上了吗?还是有别的什么事?为什么要这么鬼鬼祟祟地隐藏行踪?

御幸有一肚子问题,想要问降谷却不敢问。他总觉得今天的降谷怪怪的,两人之间的沟通理解存在着难以言明的障碍。

走了大概十分钟后,两人终于抵达了目的地。御幸抬头望着眼前高大的建筑物,不禁感到脖子有点酸——这么高的楼,是做什么用的?

“今天上午就在这里度过了。我们会暂时分开几个小时。”

“分开?到底要做什么?”

“哦对了,我忘了前辈不记得今天的安排。”降谷从衣兜里掏出了智能手机——御幸决定不追究降谷为什么会有并且会用这种东西,“进去以后前辈要去顶楼。上周大家一起拍了橡胶和亚克力挂件、徽章、文件夹等等一系列周边的图,今天前辈要去单独拍摄它们隐藏和抱盒特典的图片。在此期间我要在一楼的录音室录角色歌。虽然由于种种原因前辈没有角色歌,不过摄影结束后还是请尽快下来找我,因为drama录音需要前辈参加。”

御幸目瞪口呆。不光是因为降谷连换气都不用地流利说完了这么一长串的话,更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完全听不懂降谷在说什么。周边?特典?角色歌?drama?什么鬼?

好不容易才清醒一点的,感觉又晕了。

御幸觉得大概是某个人在愚弄他,而降谷有很大可能就是“某个人”,或者至少是这出闹剧的参与者。他本不想继续奉陪这些莫名其妙的事,可却又跑不开,因为降谷揽着他的肩把他带进直达顶楼的电梯里——看起来轻轻松松实际上力气大得惊人,铁索一样他根本挣不开——然后走出电梯,看着他被电梯门关在狭小的空间里。

“请不用担心,到了楼上以后会有人来接前辈,也会有人指导前辈该怎么做。”

在电梯门合上前,御幸听到降谷这么说。

完了,跑不了了。

御幸有些绝望地想着。

到了顶楼后,果然如降谷所说,有人就在电梯门口等着他。

“御幸君来了啊,果然和平时一样,很准时呢。”

和平时一样?难道说他干过这种莫名其妙的事,而且还不止一次?

那人带着御幸来到离电梯最近的一个房间,房间里是标准的摄影棚配置,正中央有一个巨大的棒球,都快赶上御幸高了。

“御幸君还记得吧?是上次那个棒球系列的隐藏……虽然希望御幸君能爬上这颗球,让我们拍出你抱着它的照片图,但是我们不会强求,御幸君摆个适合自己的造型就好——反正不管拍成什么样,她们都会买的,因为御幸君很受欢迎嘛。”

最后那句话说得很小声,但御幸还是听到了。不过在这之前有更让他在意的内容。

“既然你们希望……那我尽力吧。”

对方礼数周全,很尊重御幸的样子。御幸对这种人最没办法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不不不。”那人苦笑着摆手,“上次御幸君也是这么说的,结果最后大家都爬上去,拍出了很好的图片,只有御幸君不停地摔下来。就算吊上威亚,也总是会让球滚走,最后还是靠着球站着拍的呢。那次可真是把我吓坏了,生怕御幸君摔坏了。”

有那么惨么。

御幸汗颜。

虽然对方说了不必勉强,但御幸到底是不服输的性格,憋着一口气,试了几次,居然成功地爬上了那个巨大的棒球,让摄影师拍到了理想的图片——虽然最后还是摔下来了。

“辛苦御幸君了。”那人上前扶起御幸,带他到休息室,“我们有半小时的休息时间,之后还有拍摄。”

那人给御幸留下一瓶水和一袋快餐食品后就离开了。御幸没吃早饭,折腾到现在,又渴又饿又累,于是毫不客气地把食物和水一扫而空,然后靠着柔软的沙发开始打盹。他暗暗观察了一些时候,发现这些陌生人好像把他当宝贝一样保护着,虽然会让他做很多奇怪的事,但并不会伤害他。

所以御幸打算把开溜的想法暂时搁置,再多了解一下情况。现状实在是太扑朔迷离了。

之后直到中午,御幸都没有再休息过。他辗转于各个摄影棚,换了无数套衣服,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好让人们拍照。刚刚换好衬衫领结加围裙的侍者装束,那边就给他准备好了一套华丽的白色西装。还没从舔手指的羞耻pose中回过神来,脖子上就被套了一个巨大的耳机。

耳机又大又沉,卡在脖子上,还要做出扭头的动作。御幸觉得很不舒服,下意识地摆弄着耳机。

“御幸,不要乱扯。这是特意为你租来的高级货,很贵的,弄坏了要赔偿。”

御幸吓得赶紧收回手。

……这声音好熟悉啊?

“克里斯前辈?!”

“怎么这么惊讶啊,昨天不是还见过么。”

克里斯淡淡地微笑着,说自己还有事,然后离开了摄影棚。

明明是这么奇怪的场景,为什么降谷和克里斯都毫无反应,好像对此司空见惯了一样?

御幸正在思考这个问题,突然闪光灯亮起,经过一上午的摄影后御幸下意识露出微笑,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御幸还记得降谷对他说过的话。当被告知所有的拍摄都结束后,他按照降谷说的,回到了一楼。本来他还担心要怎么联系降谷——说起来奇怪,他们已经认识了这么长时间,可他居然不知道降谷的手机号——不过当电梯下到一楼,打开门后,他立马就知道自己想多了。

“角色歌录完了。担心前辈会找不到我,所以提前来这里等前辈。”降谷的声音有些沙哑。

“嗓子怎么了?”

“没事,就是重来的次数有点多。休息一会儿就好了……真羡慕前辈呢,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所以不用唱角色歌。”

各种各样的原因?什么原因?

降谷带御幸找了一家餐厅,吃他们迟来的午饭。御幸的拍摄结束得比预想中的要晚不少,现在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

“虽然有些迟,但还来得及。”降谷一边咳嗽一边说,“drama录音三点开始。”

“不这些不重要……降谷,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我知道这会让前辈感到不舒服,不过还是请忍耐一下吧。”降谷喝了一大口温热的柠檬蜂蜜水,然后挑起一块披萨放在御幸的盘子里,“说实话,我并不擅长给人夹菜,但很遗憾,这也是设定。”

设定?又是设定,所以设定到底是个什么鬼?

御幸有些郁闷地戳起披萨啃着,心想幸好没设定让降谷喂他吃东西。

当御幸和降谷终于离开那幢大楼时,天已经黑透了。御幸这才知道青心寮的食堂阿姨放假回家,晚餐也需要他们自行解决。和中午一样,还是降谷找的餐厅,这次是日料店。

“降谷。我忍了一天了——”因为在录音室了对着麦克风大声读了很久奇怪的台词,所以御幸的嗓子也开始不舒服了。尽管如此,他还是想要把自己的问题问个清楚。

“我知道前辈想知道什么。因为今天嘴就没停过,所以我嗓子很痛——”降谷注意到御幸有些抱歉的表情,轻轻摇着头,“前辈不用为此感到自责,设定而已。而且我很高兴前辈能有这些问题。”

御幸点点头,表示自己跟上了降谷的节奏。

“那好。我就长话短说了。虽然听起来可能像是胡言乱语,但还请前辈相信我。”

“拜托了。”

“这是我不久以前发现的……除了我们的世界外,还有另一个世界存在。那个世界和我们的世界处在完全不同的次元,那边的人知道我们的存在,并且能干涉这个世界的运作。”

什么情况……虽然大体能想象到,但这种科幻小说一样的情节是怎么回事?

“一开始只有我一个人意识到了这点。”降谷继续说道,“其他人好像对此完全没有察觉。前辈觉得这样的生活古怪吗?可是大家都十分自然地过着这么古怪的生活。我对此感到有些恐慌,但是还没有死心。今天早上由于设定的关系我需要去叫前辈起床,结果发现前辈忘记了之前的古怪生活,开始发现这个世界不对劲的地方了。”

“等一下。”御幸打断降谷,“设定到底是什么?你今天重复了很多次。”

“这个啊……”降谷的表情有些困扰,好像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解释,“唔……嗯……怎么说呢……我们被那个世界的人套上了一些人格和习惯,会做出一些固定的事,这就是设定。然后我们还会进行各种各样的产出,供他们消费。他们设定我们和消费的渠道有两个,一个叫同人,一个叫官方。今天前辈拍的图,我录的歌,还有我们的drama,都是供他们通过官方渠道进行消费的。还有今天前辈觉得被我照顾得太多,真的很抱歉,我无意冒犯前辈,只是同人设定而已。”

御幸艰难地点了点头。现在他已经有点跟不上降谷的节奏了。

也就是说,他们现在就像是事务所的偶像一样,要进行拍照、录歌等一系列活动,来生产一些相关的商品,供某些人消费?只是和偶像不同的是,他们并不知道有谁会消费这些商品?

“之后的才是重点。”不知为何,降谷的表情变得有些沉重,“白天我们进行的活动基本上都是官方的,现在到了晚上,也就是说……我们要开始为同人工作了。”

“然后呢?”

“于是问题就来了。我的同人不算很多,忙了一段时间后总算解决了大部分。但是前辈太受欢迎了,所以目前大热的同人基本上全是和前辈有关的。”

也就是说,他之后还要忙很久?

“我们吃完饭后,前辈先休息一会儿,十点过后前辈要出门。”

“去哪?”

“……对不起。”降谷突然开始道歉,“我本想帮前辈减轻一些负担——不能分担工作,至少能理清前辈的日程安排也好。可是我不小心把前辈的日程弄丢了一部分,只剩白天的,晚上的安排不知道去哪了。”

“别在意,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御幸终于理解了降谷说过的内容,“所以呢?”

“所以前辈要先在大街上逛一逛,看看会触发什么样的同人内容……虽然弄丢了日程,不过我还记得一些。今晚可能会发生的……我看看……和离家出走的沢村偶遇,于是强行把他带回了自己家……遇到去医院做了堕胎手术的沢村,当街跪下请求他的原谅……去夜店劈腿……被小混混纠缠时被仓持前辈救下……被狂热粉丝绑架监禁——希望前辈不要遇到这个,不过之后我会出现诶,原来今晚我也可能有工作……去高级宾馆找援交的买主……嗯,差不多就是这些……”

这次御幸听懂了,也理解了降谷说的每一个字。不过他现在宁愿自己像之前那样傻乎乎的,什么都听不懂。

“我们要一直过这样的生活么?”御幸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我记得我们是高中棒球选手,以甲子园、全国制霸为目标……”

“前辈这方面的记忆没出问题,很好。事实上那才是我们生活的本来面目。那个世界里有且只有一个人能让我们继续当高中棒球选手,过本来面目的生活。”

“他在哪里?为什么这里会变成这样?”

“……之前我也一直好奇这个问题,直到今天我才查出来。”降谷的声音变得十分悲痛,“前辈知道Love Live吗?是个和我们的世界性质类似的地方……那个人去了那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好像不打算回来了……”

 

Fin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