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斤大豆三根皮带

【直景】幕间

加濑和高耶互换的故事
基本上是橘义明×加濑贤三&笠原尚纪×仰木高耶
不成文的脑洞瞎几把写

【一】橘×加濑
橘义明大脑当机了。
接到消息后火速赶来,刚到就看到高耶被数量多得难以想象的怨灵吞没了。正想冲进去救,就听到怨灵群里传出喊声。
“直江?你在哪?……搞什么啊这个怨灵的数量,得先解决一部分……”
这个声音让橘愣了一下。
“直江!能听到我说话就加强一下外缚!”
“遵命!景虎大人!”
橘按照要求结印施法。还是看不到被怨灵包围的人,然而咏唱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很快金黄色的光芒包围了所有怨灵。随着一声“调伏!”,怨灵们瞬间被消灭得干干净净。
与略带高亢的少年嗓音不同,属于中年男子的低沉声音。咏唱真言比高耶熟练得多,但说话的语音语调和高耶简直一模一样。还有能迅速消灭大量怨灵的强大力量……
“咳……咳咳……唔……”
刚刚消灭了怨灵们的人突然弯下腰剧烈地咳嗽起来。眼看着那人要站不稳摔倒在地,橘想也没想就冲上去用自己的怀抱接住他。
“景虎大人!”
“别担心,直——”怀里的人抬起头,一下子呆住了,“——直……江?”
“是我,景虎大人。”
“怎么会……”
“这件事我们稍后再谈。看样子您的肺部状况还是不容乐观,我先送您去医院吧。”
橘已经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同时他判断加濑的身体状况比梳理现状更重要。虽然加濑已经理解并且承认了直江,但显然他并不赞同橘的想法。在信息不对等的情况下这是难免的。
橘一把抱起抗拒着跟他走的加濑,回到自己的车上。加濑贤三的个子比仰木高耶低不少,同时又被常年操劳和战斗吞噬了健康和体重。以橘义明的身体能毫不费力地制服并抱着加濑走。
直到把加濑放在副驾驶座上、扣好安全带,自己发动了车子后,橘才开口。
“我只拣重点说,相信您一定能够理解……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景虎大人,现在是三十多年后——加濑贤三所处时代的三十多年后。我是直江信纲,这是我在笠原尚纪结束后换生的肉体。”
“……”
加濑半天没有说话,也没有表情。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您觉得很难接受吗?也难怪——”
“并没有。你的说明不是很简单易懂吗?我只是在梳理目前为止事情的经过。”
加濑已经不咳嗽了,呼吸平稳了许多,但声音还有些虚弱嘶哑。橘偷偷地通过后视镜观察他的样子。
这个态度,这个身体状况……大概是那个时期的吧……
那个一切都还没发生的时期……加濑的肉体死亡……被强行换生到美奈子身上……和信长的决战……
这个景虎还什么都不知道。
“景虎大人,我们到了。”
加濑看到车窗外的景象,皱起眉头:“怎么真的来医院了,明明不用这么大惊小怪。”
“那可不行。您目前在那边虽说不至于处处受限,但也不方便去设施完备正规医院吧?现在我们有时间,这个时代的医疗水平也比以前先进很多。不管能不能完全治愈,但减轻症状是肯定没问题的。”
“我说……比起这个,不是应该先考虑一下现在的情况吗?”
“那是之后的问题,我说过了,当务之急是您的身体状况。”
看橘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加濑轻轻叹气,放弃了争论,任由橘为他打开车门,然后下车跟着橘走进医院。
“这里是朋友家的医院,我们两家是世交。您不用担心身份的问题,交给我就好。”
“你家也是开医院的?”
“虽然笠原尚纪家里是,但现在的橘义明家里在经营寺庙。”
“医院和寺庙……你怎么净选有钱人家的帅哥啊。”
“巧合而已。”
两人略过挂号直接来到呼吸内科的主任办公室。正如之前所言,加濑完全不用担心身份的事。橘详细地说明了情况后,主任马上就着手安排起治疗。
“虽然无法治愈根本,但可以改善你的呼吸状况。”
“麻烦您了。”
“治疗的效果大概能持续一周。期间要禁烟禁酒,也要减少剧烈运动。”
“明白了。”
加濑用余光瞟到橘一脸复杂的表情,十有八九是在责怪他撒谎。他明明从没遵守过医嘱,生活里烟酒剧烈运动一样不缺。
虽然声音、长相和身材都大相径庭,但加濑非常确定橘就是直江:说话的语气语调、遣词造句,习惯性的动作和表情,还有对加濑的情况了如指掌……
至于橘这边,确实有责怪加濑态度敷衍欺瞒的意味,不过更多还是惊讶。就算敷衍,但加濑至少是接受了。自己还是笠原尚纪时,曾多次建议加濑到笠原家的医院治疗,然而加濑非但不领情,还固执地认为自己是想卖人情给他。
治疗花了一些时间,但效果很好。离开医院后,加濑已经不再咳嗽,声音也清亮了很多。
“够了吧?我已经好了。该说正事了。”
“快要到中午了,您从早晨开始就还什么都没有吃过吧?我订好了餐厅。”
“喂,直江。”
加濑有些不快。
“……十分抱歉。是我忘记了。”
突如其来的道歉让加濑一头雾水。
“这个时代的您目前只有十几岁,经济能力有限,而且行动有诸多不便。所以外出时经常由我代为安排衣食住行等事项。这个时代的您也乐于如此,并且不会经常过问。但是习惯如此的我忘记了,您是成年人,我不应该擅做主张。”
直江解释道。
“不过请您谅解,我也在考虑您担心的问题。刚刚我还约了晴家和长秀,我们在订好的餐厅汇合。”
“我明白了。别这么紧张,我对你的安排没意见,只是想知道解释而已。”
“那就好。”直江通过反光镜观察景虎的样子,“您是……还有什么问题吗?”
“就是……你对还是小鬼的我也是这个态度吗?”
就算最初出生、成长并且生活在重视阶级关系与礼仪的环境中,但橘的敬语还是听得加濑头晕脑胀。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