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斤大豆三根皮带

【知要】太阳不是孤单一人

没头没尾瞎几把写,强行把一堆脑洞串在了一起。

《DIVE!!》第7话衍生
CP:坂井知季×富士谷要一

“和我连手都没牵过的女朋友居然已经和我弟弟接——”
坂井知季没能把话说完。富士谷要一叉起一个小番茄,找准了空隙就塞进了知季的嘴里,手法及其粗暴。然而当知季因为小番茄的丰富汁水而开始呛咳时,他为知季拍打后背以及用纸巾擦拭嘴角的动作又无比轻柔。
背后传来几个女孩子倒抽气和小声交谈的声音,不时有只言片语传到知季耳朵里,毫不意外是在议论他和要一。
两个大男生出现在以健康低卡为卖点、客人多是年轻女性的沙拉餐厅里,有点突兀。也难怪会引起注意。
“你还有完没完了。麻木教练,冲津,还有我——对我诉苦是第二次了吧?这次还加上了细节。就这么希望所有人都知道你被绿了?”
要一皱起眉。
“而且你就这么报答我今天请客?”
知季这才从自说自话中回过神来。
“对不起……”
要一叹气:“……我不是要责备你。我只是想提醒你,时间宝贵,我们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在正事上。”
“对不起——”知季又想道歉,看到要一的表情后连忙改了口说正事,“——那个……我们是要讨论去北京需要准备的手续和行李对吧?”
“没错。”
要一推开面前装着沙拉的纸盒,把一叠纸放在两人之间的桌面上。
“不过说实话,没什么好讨论的。需要的文件和手续,详细行程,还有建议要带的行李,日水连的通知上都写得清清楚楚。其中许多手续MDC会帮我们办好,自己要准备的只有我打钩的这几样。你最好记一下。”
要一把通知往知季那边推了推,继续吃起沙拉。知季大致翻看过通知后,掏出手机给每一页都拍了照。
“谢谢。”
知季拍完照后,一边小声道谢一边把通知还给要一,然后也开始继续吃沙拉。
真不愧是要一君啊……竟然能吃下这种东西。
知季边艰难地咽下一口鸡腿肉边想道。
大量的新鲜蔬菜,土豆泥和燕麦饭,再加烤鸡腿肉和一些酱汁——纸盒里的颜色让知季想起了雨后的青草地。鸡腿肉只用盐、黑胡椒和少量油料理,吃起来寡淡无味。冰咖啡里只加了牛奶,苦涩的味道几乎没有被盖住。
知季觉得自己的食物和饮料已经很寡淡无味了,然而要一的更加过分。土豆泥换成了水煮的土豆块,烤鸡腿肉被水煮鸡胸肉代替——恐怕他们常年隐藏在泳裤下面的皮肤都没有这块鸡胸肉白。原本就并不多的酱汁,要一只加了一点点到沙拉里。还有咖啡,不加糖不加奶,轻轻晃动一下,连冰块碰撞发出的声响都是苦涩的。
“怎么了?”要一注意到知季的视线,“想尝尝我这份?”
“不不不不用了!”
知季拼命摇头,赶紧把集中注意力吃东西。一方面是不想尝试惨白的鸡胸肉,还有就是刚刚偷看要一时,发现他已经快要吃完那份看起来难以下咽的沙拉了。
然而不管知季怎么努力,也还是没有赶上要一的速度。很快要一就咽下了最后的生菜,开始啜饮冰咖啡,同时笑着拍了拍知季,示意他不要急,动作依旧轻柔。
这次没有再听到窃窃私语。她们可能已经走了,也可能对他们失去了兴趣。
“不要急。我知道你吃不惯这个。不过我也不会像你前女友那样,你喜欢什么就给你吃什么。”
“说得好像要一君知道未羽会怎么做似的。”
“我就是知道啊。你不是刚絮絮叨叨地说过吗?”要一伸手戳了下知季的脑门,“什么明明你们最后一次约会时气氛还很好,结果没几天就——”
“对不起,我错了,是我脑子不好忘记了。请别说了。”
怕不是刻意为之,要一复述得声情并茂,简直就是往知季的伤口上撒盐。

等到知季终于战胜沙拉,两人拿着没喝完的冰咖啡结账离开时,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了。两个人慢慢晃悠,最后晃到了知季家附近的公园。
要一终于找到垃圾箱,扔掉了喝空的咖啡杯。
“要一君真厉害。”
“夸我也不会带你去吃汉堡的?”
“什么逻辑……”知季哭笑不得,“我是真心觉得要一君很厉害,为了跳水,在卡路里摄入这种小事上都对自己很严格。”
“控制卡路里很重要,可不是小事。或者应该说,和跳水有关的所有事情都很重要,没有小事。”
“包括人际关系吗?”
“当然包括了,人际关系也很重要的。至少需要有父母的支持、教练的指导,还要跟对手和队友经常交流。”
“就这些?其他的呢?和朋友?还有恋人呢?”
明明有问题的是知季,可要一看起来比他更纳闷。
“朋友和恋人?不需要的吧?他们对跳水又没多大帮助。”
“怎么会……如果我真的不需要恋人,为什么未羽的事会让我在意那么久啊……”
知季觉得很烦躁,要一完全无法理解自己的苦恼。虽然大家都在说,他应该走出失恋的阴影,抓住难得的机会专心练习跳水,他自己也觉得应该如此,然而心底某处还是没办法不在意。
“你又……”
“对不起……我不该没完没了提这件事的。”
总是在意着,于是就不知不觉总是会提起。
要一叹了口气——说起来,好像他今天经常叹气?
“不就是‘你连手都没牵过的女朋友竟然和你弟弟接过吻了’这种事么,我背都能背下来了。整天在意牵手啊接吻啊之类的,真是青春期的小鬼啊。”
知季突然眼前一黑,好像眼睛被什么柔软而温热的物体蒙上了。大概是要一的手吧?还带着几点咖啡杯壁上冰凉的水珠呢。
紧接着就感觉到,左手被人以十指相扣的方式牵起。应该也是要一干的吧?
知季还没来得及开口问要一想做什么,嘴唇就被堵住了。用来堵住嘴唇的东西柔软,冰凉,还带着一点苦味。是要一的冰咖啡。
过了几秒,首先解放的是嘴唇,然后是左手,最后眼睛也获得自由重见光明了。
“……要一君?”
“青春期的小鬼真是贪心啊。我早就说过,你有别人没有的东西。结果你只在意别人有而自己没有的东西。”
要一抬起手背擦了一下嘴唇。
“手也牵过了,吻也接过了,这下不比你弟弟落后了吧?”
知季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要一好像理解错了。虽然自己也不清楚到底为什么至今依旧耿耿于怀,但绝不是因为贪心或是觉得自己落后了。
……不过自己现在竟然感觉有点满足?
知季突然萌生出一股将错就错的冲动。或许自己真的很贪心。
这不能怪我。知季为自己辩解。如果没有看到要一君的跳水,我就不会喜欢上跳水,也就能有正常的朋友关系和恋爱了。要一君是有一些责任的。他得补偿我。
“要一君想要代替未羽吗?大概还差一点呢。”
“小知?”
突然的发言让要一摸不着头脑。
知季扔掉手里的咖啡杯,用力推得要一靠坐在了身后的滑梯台阶上。
“谁知道他们已经接吻过多少次了。为了不落后,我们得多来几次才行。”
话音刚落,他就居高临下地覆上了要一的嘴唇。
Fin.

前日谈
冲津:你去北京吧。
知季:要一君也这么说了。
……
知季:要一君还说……
冲津:张口闭口都是富士谷,我怎么觉得比起女朋友你更喜欢他?
知季:诶……诶?!

【经过冲津的点拨和要一的刺激,知季觉醒了
【但要一真的以为知季是觉得比弟弟落后了才耿耿于怀的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