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斤大豆三根皮带

【安赤/小说翻译】Forget me not 4

  • 小说翻译,原文请走→Forget me not 4

  • 需要用心去感受的灵魂翻译,强烈推荐原文

  • 原文为系列文,本篇为系列第四篇,前文请走→1 2 3


最先遇到的令人怀念的面容,其名为宫野志保。

虽然已经完全长成大人了,但给人的感觉还是和以前一样。虽然看起来有些严厉,但这份严厉之后应该会被“他”慢慢软化掉。真想让他们快点见面啊。

 

“干嘛啊,这么盯着人家的脸看。”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们果然是姐妹,真的很像。”

“能别说这么敷衍的话嘛?我们作为姐妹是出了名的不像。”

“我不是说长相,是说本质——你和明美毫无疑问是姐妹。”

 

……料理的味道也如出一辙。

在吃明美亲手做的料理之前我还吃过你做的饭,这种事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说的。

 

“……是吗……”

 

她将信将疑的样子让我在心里暗暗苦笑,然后说出了来访的目的。

 

“很抱歉,虽然才刚刚见面,但我有要拜托你的事。”

“什么啊。”

“你能做出让人处于假死状态的药吗?”

“怎么回事。事那位大人的指示吗?”

“是我个人的委托。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事。”

 

其实已经调查过了,新药在实验阶段已经出现了这样的症状。这孩子一定能把它彻底完成吧。

问题是她是不是愿意为我分出一些精力呢。

 

“……别抱什么期待。有空的话我会试试的。”

“谢谢。”

 

你看,姐姐大人果然很温柔。

 

 

沉默而淡然地完成着各种任务。

社交性太强会被警戒,但过于沉默寡言又得不到情报。

重点是要让人觉得我虽然是沉默寡言、缺少表情、为人冷漠,三要素齐备的人偶一样的男人,但说起话来却出人意料地好沟通。

因此我在基地的沙龙里喝酒时经常有人过来搭话。今天也是很快就过来了一个人。

 

“哟,坐你旁边可以吧。”

“可以。”

“第几杯了?你的脸色一点都没变啊。”

“不,我才刚刚开始。”

“今天我绝对要喝倒你。”

“喂喂,可不要抢先啊。带我一个。”

 

和某个人一起喝酒的话,十有八九还会再凑过来一个人。他们动不动就想灌醉我,而且不知为什么还会碰我的头发啊之类身体部位,虽然有点郁闷,但这也是工作之一。没办法。

 

“你最近好像干成了什么大事吧。”

“我也听说了,好像是搞定了执政党的大人物?”

“……算是吧。”

 

……传言已经变成这样了吗?但是我不可能接触到本人啊。

实际上我只是作为选举事务所的事务员潜入后抓住了渎职的证据,并且以此威胁秘书然后敲诈勒索钱而已。不过可能虚张声势搞个大新闻更有利于接下来的行动……

 

“所以说,你真的和那家伙睡了?”

“……哈?”

“又装傻了。那个老头是出了名的男女通吃。而且还有传言说你是专职色诱的。”

“哈啊——!?”

 

罕见的大声让沙龙里的视线集中到了这边。我清清嗓子,坐了下来。

 

“都是误解。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

“搞什么,弄错了啊。”

“为什么你那么失望啊。”

“没什么啦——就是想象一下,比如右手像这样伸出……”

“……?”

 

正因为这意义不明的言行而纳闷着,另一边的男人往我的杯子里倒满了酒。

 

“啊别在意!我会保护你的贞操不被这种家伙夺走的!”

“到底在说什么啊……”

 

嘿嘿傻笑着地男人若无其事地喝着酒,“但是啊”开口转移了话题。

 

“那个男的肯定会这么干的吧?”

“啊——那个新人吧。”

“新人……?”

 

我反问道,结果两人一齐凑了过来。所以说为什么摸我头发……算了。

 

“是个自称‘侦探’的年轻男人。特别擅长钻进对手怀里,好像还说过色诱就交给他这样的话。”

“哦……你们见过那个人了吗?”

“没有,貌似他是个秘密主义者,好像也不怎么来这里。”

“据说还是个大美人呢。晒黑的肤色,加上金发。”

“…………!”

 

……晒黑的肤色,加上金发……?

不会吧,该不会,莫非是他。

拿着玻璃杯的手不由得加大了力气。不这样的话就无法停止颤抖。

 

“……吧。喂——诸星。你在听吗?”

“……抱歉。你说什么?”

“我是说啊,那家伙和你,哪个能先当上干部。”

“我当然是赌你了。”

 

我对着闭上单眼用指尖弹着硬币的男人轻轻地笑着,用自己的杯子碰上他的玻璃杯。

 

“赚到了记得请客。”

“……好!呐,我说,之后来我房间继续喝怎么样?”

“什么!就说你别想抢先!诸星,我的房间更干净哦。还有好酒。”

“是吗,不过很遗憾我有约了。”

 

我挣脱开搂着双肩的手臂站起身。对着越说越起劲的男人们挥挥手,离开了沙龙。

 

目的地是明美的家。

 

“大君,辛苦啦。”

“嗯。”

“没事吧?今天也被没怎么样吧?”

“什么啊……我什么可疑的事都没做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是说你没被什么人纠缠吧?”

“嗯?”

 

我想起之前的那两人,喝酒时多多少少都会这样吧。“你说男人的头发有什么好摸的啊?要是你的头发还能理解”听我这样问,明美叹息着。

 

“大君太天然了……我很担心啊。”

“不像被你说……”

“我可不是天然哦?”

“这个。”

“……?咿呀——!对不起!”

 

明美拿起玻璃杯一看,脸涨得通红,急忙跑进了厨房。她每倒3次麦茶就会有1次倒成面露,这点必须要注意了。

到底是宫野家秘传的逸品,确实美味。但是能不能在2只1套贩售的同色器皿中好好地区分出装麦茶的那个呢。

 

“今天,”

 

我接过明美重新倒进麦茶的玻璃杯,微笑道。

 

“我见到志保君了。”

“真的吗!?”

“真的。因为研究室的冷气太强所以貌似感冒了。声音稍微有些嘶哑。”

“是吗……”

“她说这不算什么大事所以不用担心。但是她还说想喝你做的姜茶。虽然不太清楚,不过如果比较耐放的话,我可以拿过去。”

“啊,那我做生姜糖吧!这样她在那边只要加进红茶里就可以喝了。”

 

回到厨房里的明美在冷藏室里寻找着材料。

真是关系很好的姐妹。真想让她们尽快一起生活。

 

……我只有对明美才会说实话。

有关未来的话题当然还是要保密的,但我坦白了自己的FBI探员身份。

还对她说为了潜入想和你伪装成恋人,你想脱离组织的话我会帮你,之类的事。

当然像真正的恋人一样触碰她这种事还是做不到的。

 

……干脆利落地敲击着案板的声音引来了睡魔。

我靠着墙,支起单膝,闭上了眼睛

明美给我披上了毛巾毯。

 

“……大君,要是能成为真正的恋人就好了呢。”

 

我只能装睡,完全无法回应她那轻声叹息。

 

因为即使我在她的房间里睡着了,梦到的也是关于他的梦。

 

 

◇◆◇

 

几周后,我终于得到了名为“莱伊”的代号。听说有干部的碰头会,于是我就去了,然后在那里见到了女演员克丽丝·温亚德。她——贝尔摩德,用评判的目光看着我。

 

“你是卡珊德拉吧。”

“……我不是‘Lie’。”

 

卡珊德拉是希腊神话中的特洛伊公主。她被太阳神阿波罗求爱,并被赋予了预言的能力作为求爱的证明,然而她的拒绝触怒了她,所以又被追加了即使做出预言也没有人会相信的诅咒。众人都说公主在撒谎,最后她的国家在战争中败北了。

 

明明知晓了未来,却谁都帮不到。

 

虽然贝尔摩德不可能知道我的秘密,但着对我而言依旧是个相当讽刺的暗喻。

我的回答让她摇着头,大声笑道。

 

“抱歉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哦。只是我认识和你形成了鲜明对比的那位美人,所以才这么说的。很快你们就会见面了。”

“……是说那个新人的事吗。”

“啊啦,耳朵很灵嘛。在意他?”

“因为我和其他人一样想出人头地啊。”

“哎呀,真是可靠。那就请你们两位好好切磋琢磨吧。”

 

原来做恶事也能互相切磋琢磨啊。目送伴着高跟鞋的声音离开的她,对面的伏特加替琴酒吐槽道“什么切磋琢磨啊,又不是社团活动”。

 

“哼,这女人说话还是这么拐弯抹角。”

 

充满嫌弃地回应伏特加地这个男人,正是当下组织最重要的人物,作为中流砥柱而声名远扬的琴酒。下层之间一直传言说如果触及了他的逆鳞,最后的结果就是用自己的鲜血染红那银色的长发。

那双爬行动物一样的眼睛看向了这边。

 

“不论是那个女人还是下一个干部候补都只会单独行动。你要根据情况监视他们。我很期待你的狙击,莱伊。”

“明白,交给我吧。”

 

……意外地琴酒好像是个操心劳碌的人。

 

 

◇◆◇

 

不到一个月,干部们再次被召集起来。

是和新干部的碰头会。

 

 

终于到了这个时刻。

 

啊,再过不久你就会从那扇门里出现了。

 

虽然我抱有几乎百分之百的确信,但同时也因相同程度的不安而颤抖。

真的,真的是那个人吧。

虽然我一直都在遵照那一天被告知的信息一路走来,但会不会还是有哪里触犯了禁忌?

如果通向那一天的道路,被这只手封上了——

 

 

门打开了。

 

优美的举止。光芒闪烁的金发。被太阳所眷爱的褐色肌肤。

 

“我是波本。请多关照。”

 

……该如何表现这个瞬间里涌现的感情呢。

一瞬间时间回溯了。

 

‘小秀。’

 

像是包裹着丝绵一样的甜蜜声音。

 

像是触碰宝物一样,温柔地、温柔地抚摸着我的手。

 

‘即使妈妈真的讨厌你了,也没什么好害怕的。因为有我在啊。不管发生了什么,即使整个世界都被颠覆了,我还是会一直爱着你的。只有我,一直都会是你的同伴哦。’

‘我也一直一直都是哥哥大人的同伴。不要忘记我哦。’

 

不要忘记我哦。

 

哥哥大人。

 

那双被注视时感觉像是被大海拥抱着的眼睛,是那一天留下的勿忘我的花色。

 

深爱着你。

恋慕着你。

想要见你——想要见你,想要见你。

 

没错,我一直都想再见到你。

想你想得要疯掉了。

 

在度过了二十多年的岁月、每晚都会梦到的、与现在分毫不差的这个身影面前,我连握住那只伸出的手都做不到,只能呆站着。

 

“……我是莱伊。”

 

回答他的声音应该没有颤抖吧。

应该没有不自然地一直盯着他看吧。

压下各种各样地感情,仅仅是呆呆地听着那悦耳地声音。

他用我没有握住的那只手撑着腰,不逊地笑道。

 

“算了。毕竟还没和你搭档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据说你擅长后方支援?对我而言没有必要。你能好好保护你自己就行——我说,你在听吗?”

“……抱歉,没在听。你真能饶舌啊。”

“哈啊!?”

 

形状优美地眉毛吊起。一旁的贝尔摩德没忍住笑了。

我低垂着眼睛,装出一副完美的漠不关心。

 

“如果你没有搭档意愿,再谈下去就是浪费时间了。失礼了。”

 

擦肩而过时,他用锐利的目光瞪着我。

仅仅只是这样,就让我幸福得要哭出来了。



本篇Fin.

全系列tbc


脑补了一下原作里云淡风轻游刃有余的赤井桑实际上感情相当激烈而且还是个宝宝,笑到不能自理

大君和明美的天然组真可爱啊

被哥哥大人瞪了都觉得幸福,秀酱有点抖M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