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斤大豆三根皮带

【安赤/小说翻译】Forget me not 3

  • 小说翻译,原文请走→Forget me not 3

  • 需要用心去感受的灵魂翻译,强烈推荐原文

  • 原文为系列文,本篇为系列第三篇,前文请走→1 2

 

3

 

“还好吧?你好像昨天没睡着。”

 

零一边穿上衬衫的袖子,一边看着赤井的脸。

 

“现在的你还没有黑眼圈呢。”

“是啊……这个样子今天是最后一天了吧。”

“没错呢……”

 

哀之前说过,考虑到对身体的影响,如果到了晚上还没有恢复原样的话就要喝下解毒剂。

 

“啊,果然工作上还是没法休息呢……”

“别说傻话了,来,过来一下。”

 

赤井代替负伤的零为他打上了领带。因为身高不够,所以站到了床上。今天的零要去公安那边。

 

“非常感谢。”

 

……这样一来彼此身高就只有一头之差,变成赤井仰视零的情况了。两人的脸庞自然而然地拉近了距离,就在这时,咚咚的敲门声响起了。

 

“请、请进!”

“早上好,哥哥大人、秀哥。”

 

秀一陪着柯南进到房间里。柯南拿来了赤井的替换衣服。

 

“哀姐姐大人教我做早饭了哦。”

“真的!?”

“哦——”

 

客厅里已经准备好了稍稍过火的炒蛋、切得咬起来有些费劲的黄瓜西红柿沙拉和吐司。

 

“就是没能像秀哥做得那么好……”

“非常美味哦,小秀。做得很好。”

 

秀一红着脸看着零很快就吃完了所有的食物。赤井则是默默地摸着秀一的头,

 

“这样一来,就能帮上母亲大人了吧?”

“小秀真是……!”

 

零不禁两眼一热,比起当哥哥,此时体会到的更多是做父亲的心情。

 

“我会尽快回来的,你也要乖乖等我哦。”

“嗯,哥哥大人工作要加油啊。”

“赤井也要乖乖等我回来哦。”

“哦工作要加油啊。”

“好歹视线要离开报纸……!”

 

 

收拾好餐具,哀回到隔壁后,秀一本想让柯南带他去书房看书,但赤井叫住了柯南。

 

被赤井催促着在沙发上坐下,柯南有些纳闷。

 

“怎么了,赤井桑?”

“嗯……有件事想听听你的想法。”

 

 

◇◆◇

 

 

“……你有秀君的记忆……?”

 

赤井抱着手臂,对着大吃一惊的柯南点了点头。

 

“但是,秀君是从赤井桑这里分裂出来的存在吧?两人的意识肯定是共有的吧?”

“并不是共有。感觉是想起了很久以前的……正好是我6岁时的记忆。”

“……”

 

柯南也抱起手臂。

 

“我现在的记忆相当模糊。好像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现在才刚刚想起来……感觉我很久以前就认识你们,认识安室君。”

“也就是说……”

“没错……虽然可能是个很蠢的想法……秀一的身体确实是因为哀君的药而分裂出来的。然而……如果只有意识是从过去而来的呢?”

“也就是说秀君确实是过去的赤井桑……?”

 

赤井对稍稍压低了声音的柯南点着头。

 

“如果是这样的话……”

 

柯南支着下巴突然笑了。

 

“那赤井桑的初恋,就是安室桑了呢。”

“……这不是说这种事的场合吧。”

 

自己也意识到这件事的赤井脸一红,然后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这么一想,他长大后还会潜入组织吧。”

“……遇到安室桑……波本的瞬间就会紧紧抱住人家吧。不过这样不是挺好的吗?关系好的话就能避免不必要的冲突了……啊。”

 

柯南说到一半突然停住,看着赤井。赤井也注视着柯南,点点头。

 

“没错。他的……我的行动无论如何都会发生变化。这说不定会让安室君觉得我是个脑子有问题的家伙,不过这点暂且不提,万一我们提前统一战线了,那我和你……不对,在此之前你和哀君可能也不会相遇了。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亦或是之后的未来,都会发生改变。”

 

可能不会发生明美那件事。

可能苏格兰就不用死了。

可能新一不会变成柯南了。

 

虽然都是好事,但他们跨过悲伤构筑起的羁绊可能也会消失。

可能到昨天为止的记忆会全部刷新。

 

“……必须要向秀君解释呢……不过啊,赤井桑,你特意叫我来,真正想商量的……是要对秀君解释到什么程度吧?”

 

柯南锐利的蓝眼睛里闪烁着光芒,赤井那对翡翠也因和对方心意相通而闪闪发亮。

 

“没错……从现在开始,我们要教育一下他了。”

 

 

◇◆◇

 

 

“我回来了。”

“哥哥大人!”

 

零刚刚关上大门,秀一就飞扑过来。

过了一会儿,赤井、柯南和哀也出现了。

 

“就等你了。之后我就要用解毒剂了。”

“啊……也是呢。”

“我先去卧室了。好好珍惜离别时刻吧。”

“讨厌,别这么平心静气的啊……”

 

零梳理着柔软的夜色头发,虽然早有准备但还是很难过。

身长还不到自己的一半。手脚纤细脆弱。澄澈的翡翠双眼毫无疑虑地奉献着爱意。

这短暂时间里注入的爱情,能在赤井心中留下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好。

 

安室突然想起了艾莲娜。温柔抚摸着同样幼小的自己的那只手,恐怕过了多久他都不会忘记。

这孩子会怎么样呢。

 

“……那个,我有礼物要给哥哥大人哦。”

“诶,真高兴啊,是什么呢?”

“是这个……”

 

秀一轻手轻脚拿出的是白色的盆栽。

深绿色的叶片上方,有着5片花瓣的蓝色小花相依偎着盛开,令人怜爱。

 

“真漂亮啊。这是……?”

“白天和秀哥一起买的。那个,花盆不一样的话,蓝色的浓度也会变哦。两个人很努力才找到的。这个……和哥哥大人的眼睛是一样的颜色……”

 

秀一举起花盆,视线穿过花朵看向零的眼睛。

 

“这个花叫勿忘我。”

 

不要忘记我哦。

怎么可能会忘记,这个强忍眼泪甜甜地笑着的孩子。

 

“小秀……”

 

零不能流出秀一强忍着的泪水,只能紧紧地抱住小小的身体。

 

“我会好好地遵守约定的。我会向母亲大人道歉,然后多多帮她的。还有,我的自称和对母亲大人的称呼也要改掉了。我要快点变成大人,保护母亲大人和秀吉。”

“嗯。你能做到的。”

“哥哥大人也是,我一定会保护你的。因为我一直都会是哥哥大人的同伴。”

“……嗯。小秀也不要忘记我哦。即使整个世界都被颠覆了,我还是会一直爱着你的。”

“……我会去见哥哥大人的,等着我哦……!”

 

在眼泪落下前,秀一跑向了卧室。

 

之后这天晚上,6岁的秀一消失了。

 

留下来的只有勿忘我的盆栽。

 

 

倾斜白铁皮的喷壶,水如阵雨一般洒落进花盆里。看不下去赤井总是用杯子浇水的女性买来了这个喷壶。惹人怜爱的蓝濡湿得十分显眼。

 

“秀。”

 

背后传来了喷壶买主的声音。

回过头,看到身后指甲染成了红色的手指,将点燃的烟送到了他的嘴边。

赤井放下喷壶,默默地吸着烟。

 

“……终于要到明天了呢。”

“嗯。”

“那盆花……就让我来代为保管吧?”

“不……不用了。”

 

这份拒绝让她露出了有些悲伤的表情。

……我总是让她露出这种表情。

该给她的那些东西,我一样都没给。

 

“Forget-me-not.”

 

她细声低语,优美的指尖轻抚着叶片。

 

“原因就是这盆花吧。你谁也不爱的原因……不,你透过这盆花,一直在看着谁呢?”

“茱蒂。”

“……对不起。毕竟我说过,即使这样也无所谓。”

 

该回去了,美丽的同事边小声说着边站起身来。这大概是最后一次听到了,那光滑的丝绸衬衣摩擦时发出的声响,

 

“我能……等着你回来吗?……以同事的身份。”

“当然。你是最棒的、搭档。”

“……谢谢。”

 

 

5年前

 

 

……总是会反复梦见同一个梦。

温柔抚摸着幼小的自己的手。美丽的淡蓝色眼睛。

还有另一个自己。

 

‘能帮助他的人,只有你了,秀一。’

 

头发已经及腰长了。

这是一个祈愿。

为了守护和秀哥……和未来的自己的约定。

 

“……等着我啊,哥哥大人。”

 

赤井秀一从明天起,将要潜入组织。

 

 

◇◆◇

 

 

那份记忆太过遥远,又太过短暂而令人难以置信。

 

醒来后,在从未见过的房子里,面前是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孩子,以及。

 

——如此美丽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

 

心在一瞬间被夺走了。

那个人只是紧紧地抱着自己,就让自己明白了柔软、甜美、温和、热情与幸福是什么。而另一个自己和聪明的眼镜少年,则告知了自己,那个人是属于遥远未来的存在。

 

“你和哥哥大人还会再见面的。如果到时候你想要守护他的话,就要认真听我接下来的话。”

 

 

然后下次醒来后看到的,是自己的房间里熟悉的天花板。

母亲和弟弟在隔壁的房间里,自己并没有被寄养。

“你这是做梦了吧”母亲对此一笑置之,

“那么漂亮的人,没有见过怎么想象得出来。”自己都觉得能这么回答的自己厉害。

“那就把他记下来吧。”于是自己在母亲给的笔记本里认真几下的年表,现在成为了自己的依托。

 

说是年表,其实只有两个地方有正确的日期。那2人的判断是不能对他透露更多了。

 

其中一个是,苏格兰自杀的日子。

还有一个是,宫野明美被杀害的日子。

 

笔记最后有用四边形框起来的注意点。

 

“一定要救着两个人。”

“不能被任何人发现。”

“不可以和哥哥大人关系太好!”

 

秀君能做到吗,朦胧之中好像听到柯南相当不安地这样说过。

 

尽管如此,还是会觉得像这样写出来有些傻里傻气的。

 

果然这仅仅就是一个梦吧?

不论多少次这样想着打算放弃,但最终还是无法舍弃,无法舍弃那紧紧拥抱自己的温暖和甜美的声音。

5年过去了,10年过去了,记忆像握在手中的沙子一样散落,到了自己都觉得拼命收集这些记忆的自己太滑稽的时候。

 

羽田浩司的时间发生了。

 

“组织”是确实存在的。

——从此以后就再无迷茫了。我敲开了FBI的大门,稳妥地进行着各种准备,得到了探员的身份,潜入了组织。

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但是已经过了二十多年了。

 

如同花朵渐渐褪色。

 

哥哥大人,你眼睛的颜色也快要在我心中褪去了。

 

 

本篇Fin.

全系列tbc

终于点题了

话说玛丽太太,您知道和您互殴过的大儿子,曾经哭着怕您不要他,而且6岁时就被掰弯了吗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