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斤大豆三根皮带

【安赤/小说翻译】Forget me not 2

  • 小说翻译,原文请走→Forget me not 2

  • 需要用心去感受的灵魂翻译,强烈推荐原文

  • 原文为系列文,本篇为系列第二篇,前文请走→1

  • 本篇有安赤×幼赤井性描写,请注意


搞小男孩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安室君知道吗


2

 

我打算作为波本再做最后一件工作。

临走前这样说过的安室过了整整一天后流着血回来了。

 

“哥哥,哥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没事哦,只是擦伤而已。”

“组织……应该不是组织弄得吧,因为你回到这里了。”

“当然了。只是潜入前发生了一点摩擦所以被流弹打中了而已。是基尔送我来这里的。”

 

面对冷静地确认着情况的柯南,安室按压着上臂回答道。

哀迅速拿来了急救箱。在柯南身边经过各种事件锻炼的她,现在拥有比一般的护士更好的医疗技术。

伤口处理得当后,处于恐慌之中的秀一依旧哽咽着不愿意离开安室身边。安室用没有受伤的手轻抚秀一的背,温柔地安慰着他。

 

“我没事的,抱歉让你担心了。”

 

赤井远远地旁观着这一切。

在见惯了各种伤口的赤井看来,安室受的确实是轻伤,连疤痕都不会留下来的轻伤。

……但是该怎么说呢,轻伤毕竟也是伤,还是会疼的。

这次只是运气好才能只受这么点伤,想到可能发生的万一,赤井就血色全无。

あの腕を撫でてやりたいのは自分なのに。

いいや、傷なんて付かないよう護ってあげたかったのに。

 

大概是心智也受到了幼儿化的影响,处于极度混乱中的赤井头脑一片空白。

 

——对了,好像以前也发生过这样的事。

很久很久以前,面对受伤归来的所爱之人,只能像那样抱着对方哭的幼小的自己。

还有温柔地轻抚自己的温暖的手。

 

‘我没事的,抱歉让你担心了。’

 

……这份记忆是什么?

 

头脑中传来刺痛的感觉,赤井就这样失去了意识。

 

 

……醒来后自己躺在床上,不知为什么安室就在身边。

 

“赤井!你醒了吗?”

“……零……安、室君。”

“叫我零就行了。其他人都不在。比起这个,你还好吗,突然倒下真是吓坏我了。”

“我没事……零君,你才是。”

“我也什么事都没有。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不过小哀说我打过麻醉所以最好还是躺一下。”

“……秀一已经睡了吗?”

“嗯。今天是和柯南君一起。”

 

这样啊,赤井一边嘟哝着,一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零。

不论是以零称呼对方、还是听到对方以“我”自称[1]、亦或是他如此安静沉稳的声音,都有种久违了的感觉。

明明实际上只过了一天。

 

“终于,回到我这里了啊。”

“觉得寂寞了吗?”

 

安室的声音中没有调笑的意味,听起来像是在哄赤井。是因为赤井现在是这个姿态吗,还是和秀一说话时养成的习惯呢。

……如果是后者的话,感觉有些不爽。赤井的嫉妒心变强了。

 

“你和其他男人一起睡这种事,一天还是能忍的。”

“什么其他男人……那孩子就是你啊。”

 

细小的白色手指抚上了窃笑着的零的嘴唇。

 

“今天也要给我晚安吻吗。”

“……嗯。你也想要吧?”

“这还用说吗?”

 

青涩的眼瞳中闪着妖艳的光芒。赤井瞪着那片竟然只亲吻了额头的、冷淡的嘴唇。

 

“……你觉得这种吻就能满足我?”

“睡不着吗?”

“没错。”

“哼哼。”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零盯着一脸认真的赤井看了足足有五秒,然后发出了深深地叹息。

 

“诶、诶、这个先姑且不谈……总之,不能对我以外的人这么做!”

“当然了。这是你让我和秀一受惊的报复。枪伤可是会给6岁小孩留下心理阴影的。”

“说得也是,对不起。”

“说真的……伤得不重真是太好了……”

 

赤井的嘴唇隔着绷带轻轻落在伤口上,似乎想起很久以前的事。

 

“从那之后我有段时间对血很苦手……”

 

……没错。‘从那之后’自己变得害怕别人受伤,所以对秀吉过度保护了。

真纯出生时才恢复过来,所以那孩子变得相当淘气……

 

 

“……?赤井?”

“……没什么……”

 

……为什么,我会有这份记忆?

 

[1]这里的安室在众人面前自称“僕”,只有和赤井独处时自称“俺”

[2]这里的赤井自称“ぼく”


本篇Fin.

全系列tbc


稍微发散一下

这篇的FT里作者说自己喜欢五星物语,想给正太赤井穿上Fatima的衣服,然后用master来称呼安室君

所以关于秀酱对大家的称呼,本来觉得中文的“母亲大人”“哥哥大人”“姐姐大人”有点生硬奇怪,但看到这个FT就觉得还是这么翻比较好

以及Fatima是五星物语里的一种人工生命体,能力超群外表美丽,而且因为太漂亮了所以大多数时候服装都会把身体包得严严实实的,感兴趣的话可以走百度百科补相关设定→Fatima,相当美味www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