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斤大豆三根皮带

【安赤/小说翻译】Forget me not

  • 小说翻译,原文请走→Forget me not

  • 需要用心去感受的灵魂翻译,强烈推荐原文

  • 原文为系列文,本篇为系列第一篇

1

 

此时距组织毁灭,已经不容间歇地开始倒计时了。

 

离开了毛利家的柯南和赤井两人一起在工藤宅生活,也就是说这栋宅邸现在是作战本部。

 

然后在某一天。

 

比如说,新一和柯南。

比如说,赤井和冲矢。

比如说,志保和哀。

 

即使时间很短暂,能作为两个人同时存在的话,说不定会在某些时候有所帮助。

带着这样的考虑,哀又做出了一种魔法药物。

 

“能分裂……吗……?”

“已经做过动物实验了。所以现在想在人身上试试。”

 

在赤井桑身上。

 

被邻家少女叫出来的柯南,之后带着她从来时的路返回来自己家。

 

 

“……哦——……”

“……哦——……你个头啊赤井!你怎么这么淡定啊!”

“没事,我就是觉得哀君真是天才啊。”

“多谢。虽然是听惯了的话,但被你这么说我还是很开心。以及,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啊波本。”

“有赤井的地方就有波本……都到这种时候了能不能别再那么叫我了啊。叫安室桑就行了。”

“安室‘就’行了……?”

“您能叫我安室的话我将十分感激……!”

“差不多行了。他也在反省之前恐吓哀君的事。”

“……那看在赤井桑的面子上我就原谅你了。”

“十分感谢您的谅解!!”

“……呐——可以说正事了吧?”

 

柯南冷冷地看着自顾自开始敬礼的安室,打开了胶囊。

 

“话说,为什么拿赤井做实验?”

 

决不允许最重要的恋人发生什么意外,看着这样认真的表情,灰原的态度多少软化了一些。

 

“不论是成功还是失败,对于现在不出门的赤井桑来说不是都没有影响么。”

“也就是说赤井是家里蹲没错吧!”

“喂。”

 

按正确说法应该是自宅警备员的赤井没有反驳的余地。

原本赤井对哀就相当信任,所以需要说服的只有安室……要做到这点应该很简单。

 

“……但要是成功的话,短时间内赤井桑会增加到两个人哦。请想象一下这个情景吧。”

“快吃吧现在就吃药吧!赤井!不然我嘴对嘴喂你吧!!”

“稍等稍等稍等!……我知道,我知道了。哀君,药效大概能持续多久?”

 

哀对竟然真的老老实实地等着、像狗狗一样的安室苦笑着答道。

 

“最长也就是3天吧。”

“好的。”

 

赤井下定决心,伸手拿起胶囊。

三人屏息等待,见证着送药入口的瞬间。

 

这时,柯南突然慌慌张张地站起身来。

 

“啊——!不行不行不能在这儿吃药!你们想,如果真的分裂了,分裂出的那个会好好地穿着衣服吗!?”

“……原来如此,那我去寝室了。”

“我陪着你吧赤井!”

““安室桑就待在这儿。””

 

被少年和少女拘束着左右手,安室丧气地垂下了头。

 

 

坐立不安,七上八下,心神不定。

时而不停地看表,时而焦躁地绕着桌子转悠。

就这样等了大概15分钟。

 

安室终于忍耐不住,想要去看看情况,于是走向了通往寝室的楼梯,就在这时。

 

“不要啊啊啊啊啊!!”

“该死!……赶紧抓住那家伙!”

 

高亢的尖叫声和细小的脚步声,还有另一个怎么也听不惯的尖锐嗓音同时响起。

 

“诶!?啊……!”

 

在瞪大双眼的安室面前,从台阶上飞奔而下的幼小身影一脚踩空了——

 

安室的手中,落入了天使。

 

 

“……额。”

 

安室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自己在瞬间接住的轻巧身体。

而天使也同样呆呆地回望着安室。

 

和柯南差不多的身高,圆润丰满的白皙脸颊。

带着些微卷曲的夜色头发,大大的糖果一样的翡翠眼瞳。

 

“……赤……赤、”

“………………”

 

大眼睛睁得更大了,脖子以上的部分“哗”地一下子染得通红。从相互凝视着的两人上方,这次掉下了一条浴巾。

 

“别……别没完没了地看!”

 

对了,怀中的孩子此时是一丝不挂的裸体状态。

并且安室惊愕地见到了刚刚扔下浴巾、谴责安室的,惹人怜爱的少年音的主人。

站在那里的,是把刚刚赤井穿着的衬衫穿成连衣裙、露出光滑白皙的膝盖和纤细修长的小腿的少年赤井秀一。

 

“小朋友,你叫什么啊?今年几岁了?”

“……赤井秀一,六岁了……这里是那里?大家都是谁?为什么我没穿衣服呢……?”

 

坐在一旁的少年赤井满脸不快地看着不知怎么的就坐到了安室腿上、正在一抽一抽地哭着的少年赤井。

 

“……不行……安室君,你的表情太糟糕了。”

“额……不……不行了!太可爱了……!!”

 

柯南看着嘴角上扬笑个不停的安室,觉得也不是不能理解他。

不论是将“纯洁无暇”具现化的赤井,还是冷静地说着话又时而恶语相向的赤井,两人同样惹人怜爱。

 

“实验失败了呢。没想到两个人都幼儿化了,而且其中一方还记忆逆行了。”

“说来惭愧,不过能借一下衣服吗,小子?”

“啊、嗯!没问题!”

“诶!?”

“……有什么问题吗,安室桑。”

“……没什么,但是……”

 

虽然腿上的赤井的状态相当微妙,但毕竟从头到脚都严严实实地包着浴巾,所以还好。

问题是身边的赤井。

 

即使扣上了全部扣子也依旧能看到的锁骨,坐下后连大腿都露了出来的纤细的腿。随着不经意间的动作能够看到更深……其实是看不到的,然而眼镜反着光的柯南一语道破了这里是绝对领域的天机。

以前安室蛮不讲理地抱怨过“赤井作为恋人的唯一缺点就是不能实现男友衬衫”,但这次的情况连这点都完美实现了。

安室肯定是要仔仔细细好好打量这样的赤井的。

警察先生就是他……不对!他自己就是警察!

“你们一起跟我来吧。”

 

指的是迅速滑下沙发的赤井,以及带着一脸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看着安室的赤井。

 

“去吧。”

 

安室温柔地笑着,摸了摸对方柔软的头发,于是小赤井爬下安赤的腿,怯生生地跟在了柯南他们身后。

 

哀看着即使三人已经出去了也还是一脸温柔的安室,难以置信地耸耸肩。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刚刚突然那么亲切?”

“请不要把人说得那么可疑啊。姑且我也算是这里唯一的大人,肯定是会被依赖的吧?”

“……嘛,这样说倒是没错。”

 

‘唯一的大人’对两个半裸的美少年色眯眯的样子,看起来可完全不值得依赖啊,哀暗想道。

 

 

换好衣服的三人回来了。

符合小孩子形象的短裤和颜色不同的半袖衬衫。小少爷柯南有很多衣服都是相当好的上等货。

 

“啊——这真是太棒了……!”

“能分清两个赤井桑吗?”

 

一个赤井啪嗒啪嗒地跑向一脸感激地捧着脸的安室,另一个只是换了个衣服就看起来十分疲劳的赤井斜眼目送着他。

 

“这个很好区别啊。”

“这个是纯情的赤井吧。”

“别用这种叫法。”

“呐——这么叫太麻烦了,赶紧决定一个称呼吧。”

 

所有人都同意了柯南的提案。

有赤井记忆的就叫赤井,而纯情的那个叫秀一。而秀一则称赤井为“秀哥”。

虽然没有特别组织语言,不过其实这么做的用处也不大,总之赤井决定先试着向秀一说明现状。

结果赤井一开口就让其他三人差点惊掉下巴。

 

“弟弟出生了吧,秀一。”

“额……嗯。”

“小婴儿出生以后,大家都会相当忙乱。母亲大人虽然没有生病,但现在也不是很有精神。所以在母亲大人情况稳定下来之前,你要暂时住在这个家里。明白了吗?”

“……是。”

“明白的话,就和大家打个招呼吧。”

“嗯,请大家多多指教。”

 

沐浴着众人疑惑视线的赤井抱起了手臂。

 

“这家伙说过自己6岁吧……然后看这个样子的话,大概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赤井一脸嫌弃地皱起眉,脸微微发红。

 

“……现在是觉得弟弟偷走了母亲所以变得更爱撒娇的时期……”

“…………太可爱了!!赤井!让他撒娇撒个够就行了吧!”

“没、没问题的。”

“而且是‘母亲大人’……是‘母亲大人’!这什么啊超萌啊!!拜托请叫我‘哥哥大人’吧!”

“绝对不要我才不会叫!”

 

安室伸手想要抱住逃跑的赤井,此时秀一紧紧地抱上了安室的肚子。

 

“……安室哥哥大人?”

 

秀一歪着头,好像在问安室这样可不可以,而安室的手转而抱住了秀一。

 

“小秀啊啊啊啊!”

 

哀来回看着一边被蹭着脸一边嘿嘿笑着的秀一和变成了豆豆眼的赤井,脸上浮现出僵硬的笑容。

 

“秀一君的心机可以达到江户川君的程度了呢。”

“我才不是那样的啊!?”

“那才不是我。”

 

哀对这两个一齐表示否认的天然感到十分头疼。

 

 

“这之后要怎么办?”

“这种情况最坏也就是持续3天。安室君明天应该是……”

“没错。有组织的任务,不过这是最后的任务了。”

 

虽然因为拒绝会显得太不自然所以接受了任务,但安室现在觉得当时要是拒绝就好了。依依不舍地摸着秀一的头,对方那双大大的翡翠里有泪水渗了出来。

 

“哥哥大人要去哪里啊……?”

“啊该死好想带上他……!……没问题的,因为是很简单的工作,所以过半天就能回来了。今天整天就一起玩个够吧!”

“嗯!”

 

满面笑容的安室抱起秀一,起身离开沙发。

 

“所以我就把小秀借走一会儿了。”

“别带到人太多的地方。”

“那就去堤无津川钓鱼吧?”

“太好啦!走吧走吧。”

“那就这么决定了……啊,对了。”

 

安室突然俯下身,在赤井耳边说起了悄悄话。

 

“你这边的话,我们就晚上一起玩个够吧?”

“……够了你赶紧走!”

 

大概两个小时后回来的两个人钓上了许多虾虎鱼,相当心满意足。

为了节省做晚饭时间,赤井和哀一起手脚麻利地准备着配菜。

安室和柯南看着两人轮流使用一个踏台的样子,高兴得眉开眼笑。

 

之后几人一起在宽敞的房子里玩起了捉迷藏——联起手的赤井和柯南是凶残级别的强,其他人使出浑身解数也找不到他们——柯南还展示了颠球的技术,哀也不认输地做起了石蕊试纸的变色实验。

每一样都让秀一两眼放光地不停拍手,彻底俘虏了三人。

 

“好厉害,感觉被治愈了呢……”

“没错,不像元太他们只能让人觉得臭屁呢……”

“我说,就算只有一次也好,能不能叫我‘柯南大哥哥’啊?”

“我……能叫我‘姐姐大人’就好了……”

“好的,柯南大哥哥,哀姐姐大人!”

““好可爱!!””

 

只有赤井一人觉得无地自容而且精疲力尽。

 

吃过晚饭后,在书房读书时,秀一的上下眼皮开始打架。

 

“秀君是不是困了?那就洗个澡然后睡觉吧。”

 

秀一点头赞成了柯南的提议。安室刚刚开口,就被赤井挡住了伸出的手。

 

“先说好,我和秀一两人一起洗澡。”

“诶——”

“诶什么诶!没看见吗,哀君正用轻蔑的眼神看着你呢。”

“等等……好过分啊!”

“真是的,早知道你是这种人的话,在铃木号上就该玩得开心点。”

 

把哑口无言的安室扔在一边,赤井拉着秀一的手进了浴室。

 

“秀哥,我帮你洗吧。”

“……!够了赶紧先把自己洗……等……不……!”

“啊哈哈,秀哥好怕痒啊!”

“不、要……喂!还给我!”

“嗯哼!啊哈哈,不要啦才不要!”

 

 

“……好像超开心!他们好像超开心!!”

 

少年和少女冷漠地注视着蹲在浴室门前、捶打着地面的大人。

万一发生什么的话就用这个吧。

柯南确认着左手上手表型麻醉枪的状况,总觉得自己有点可怜。然而因为洗过澡变得热乎乎的秀一出来后一脸理所当然地说要和安室一起睡觉,所以柯南只能合上手表的盖子了。

柯南边苦笑边看着安室那仿佛在夸耀胜利的表情,总觉得这个表情真是久违了。

 

与眉开眼笑的安室正相反,赤井不满地吊起了眼梢。

 

“赤井也一起来睡吧?”

“不要。今天我和小子一起睡。”

“诶!?”

“又来了。我会给你晚安吻的哦?”

“我会跟小子要的所以不用了!”

“诶诶!?”

 

被卷入事故的柯南一脸懵逼地惊叫出声,同时赤井说着“我先失陪了”然后上了二楼。

……赤井应该是已经上楼了,然而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响起,他突然出现在了楼梯的平台上。

 

“……安室君,明天的工作,要多加小心。”

 

晚安!

通红的脸消失在楼梯栏杆中,脚步声越来越远。

 

“……!”

 

柯南和哀在被萌得说不出话的安室身后,脑海中响起了著名RPG的主题曲。

 

(赤井桑的傲娇等级,上升了一级……!)

 

 

另一边,寝室里脸颊被轻轻吻过的秀一,露出了像是被挠了痒痒的微笑后,突然寂寞地垂下了眼。

 

“小秀怎么啦?”

“……晚安吻,之前母亲大人总会做的。”

 

再抬起脸时,那双眼睛里闪着亮晶晶的泪光。

 

“但是,昨天没有。秀吉哭了以后,母亲大人就过去抱他了。”

 

秀一边用手擦着不断溢出的眼泪,一边用颤抖的声音哭道。

 

“秀吉出生以后母亲大人就只关心秀吉了。只有秀吉很重要。所以、所以我、说过母亲大人最讨厌了。”

 

秀一攥住安室的袖子,不安地看向他。

 

“……真的只是借住吗?……我、没有被抛弃吧……?”

“怎么可能被抛弃呢?”

 

安室紧紧地抱着小小的身体,抚摸着柔软的夜色头发。

T恤的布料吸收了秀一的眼泪,变得温暖而潮湿。

 

“小秀出生时,妈妈应该也是像这样总是抱着你的吧?现在只是刚好轮到秀吉君了。怎么样?妈妈平时是不是只能一直抱着秀吉啊?”

“……唔嗯,换尿布时、洗衣服时都很辛苦……”

“没错吧?小秀那时,妈妈不得不一个人努力做这些,但是现在有你在。能多帮帮妈妈吗?”

“……啊,嗯……”

“因为妈妈最喜欢小秀了,所以才给了小秀好好思考的时间。你明白吗,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嗯。”

“那么,再见到妈妈时就要道歉。然后呢,从今以后要经常帮助妈妈。对秀吉君也是,要变得更喜欢他哦。”

“……我知道啦!”

 

安室对露出晴朗笑容的秀一微笑着,然后说起了悄悄话。

 

“即使妈妈真的讨厌你了,也没什么好害怕的。因为有我在啊。不管发生了什么,即使整个世界都被颠覆了,我还是会一直爱着你的。只有我,一直都会是你的同伴哦。”

“……嗯……!谢谢你,哥哥大人。我也一直都是哥哥大人的同伴哦……我最喜欢哥哥大人了……”

 

被哭累了的秀一那份温热的重量所影响,安室也进入了梦乡。

本篇Fin.

全系列tbc

翻译成中文不知道该怎么表现,这里的秀酱说话时大部分都是平假名……

总之请大家用心感受一下奶声奶气一字一顿说话的秀酱……

预告:下一篇安室君和即使身体变小了也依旧是大人头脑的赤井桑一起玩♂个♂够

白天有一个赤井陪玩晚上又有一个赤井陪玩,安室这是齐人之福啊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