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斤大豆三根皮带

【安赤♀/小说翻译】般配的两人

  • 小说翻译,原文请走→お似合いの二人【安赤♀】

  • 灵魂翻译多

  • 虽说是安赤,但实际上是降谷零和赤井秀一♀

  • 来自作者的注意事项

    · 安赤

    · 赤井桑女体化

    · 捏造了风见桑的形象

    · 时间设定在组织毁灭后



***

那一天,日本警察引以为豪的精英军团,警察厅警备局警备企画课发生了剧烈的地震。

 

“不、不好啦——!”

 

从总务课回来的风见以不符合组织一贯冷静沉着作风的大声叫喊着,同时以会激怒他人的气势“当!”地打开了门,惹得房间里的同事们纷纷起身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风见竟然如此焦急。

一定是发生了动摇国家的大事……或许是有恐怖袭击的预告,守护国家的精锐们等着上气不接下气的风见开口。

 

“降、降谷桑……”

“降谷桑怎么了!?”

 

突然出现的尊敬的上司的名字,让此时此地的氛围变成了杀气。

 

降谷零。

崇拜年纪轻轻就立于警备企画课领导地位的他的人相当多。不,不如说无论年长年少,没有人不仰慕赌上性命对工作尽职尽责的他。

 

容姿端丽。

冷静沉着。

头脑明晰。

 

重要的情报收集能力,以及将之活用的头脑。与人交流的能力。还有那份借助天生的聪慧伪装成侍者、咖啡店店员和侦探等等身份的卓越能力。

 

并且他从不炫耀自己,是作为组织的齿轮立于上位、守护下属的模范上司。

 

如果是女性的话绝对会爱上他。不,男性也会爱上他。

 

大家以如此危险的程度敬爱的上司的名字出现于此。

难道说降谷桑有危险……!?警备企画课在发生枪击战五秒前弥漫着这样的气氛。

 

“降谷桑……拒绝了相亲……”

 

还没喘过气来的风见边咳嗽边说道。

他的话让在场所有人都脱力了。

 

“搞毛啊,风见——就这点事啊。”

“降谷桑拒绝相亲不是通常运转嘛。”

 

让人白白担心——人们如此说道,同时发出了欢快的笑声。

 

希望各位不要误解,这并不意味着人们对降谷的婚姻状况漠不关心。

不如说他要是结婚的话,警备企画课全体都会送上祝福,并且嫉妒与他结婚的女性……不,能与他结婚的想必一定是十分出色的女性,大家一定会欢迎她。

 

在组织里,门路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与掌权者的女儿结婚、借助对方父母的力量出人头地的人并不少见。尤其是对年纪轻轻就崭露头角的降谷而言,从上司那里收到的相亲要求早就数不胜数了。

 

但是,降谷一直都拒绝相亲。

 

‘我所做的是不知何时就会失去性命的工作,所以现在不会考虑结婚的事情。否则太对不住对方了。’

 

被委以十分危险的任务,潜入黑暗组织多年的降谷。

对他而言,失败意味着死。

 

这种情况下结婚是不可能的,还说即使如此也无所谓?就算面对上司,降谷也总是如此郑重地回绝对方

 

每次在酒席上,以风见为首的集团都会感慨“不愧是降谷桑!太英俊了!我爱上他了!”然而风见忘记了的是,人们总是会笑着拍拍他的肩,说他“工作太过拼命了”。

 

即使黑暗组织已经毁灭了,但毕竟是能言善辩的降谷嘛。

大家总能见识到他用冠冕堂皇的理由拒绝相亲。

 

“反正是降谷桑,大概会说‘不知何时又会潜入搜查’之类的话拒绝对方吧?”

“降谷桑还真是认真啊——”

 

近年来与FBI共同搜查的次数增加而学会的“哈哈哈”的美式笑声响彻房间,屋内一时间充斥着安稳的气氛……本该是这样的,但风见的发言在一瞬间就吹散了这种气氛。

 

“降谷桑……拒绝时好像说了……‘已经有了想要结婚的人’这样的话……”

“““什么——!?”””

 

血痕。

不对,是结婚。[1]

 

出于职业习惯,人们总是往危险的方向理解听到的词语,所以反应有些迟钝,然而理解了真正含义后,警备企画课一齐咆哮起来。

声音太大了,房间的窗户哗啦哗啦地摇晃着,走廊上还传来了“警备企画课吵死了!”的怒吼声,不过现在这些事情怎样都无所谓了。

 

“风见,这是怎么回事啊!?你知道降谷桑有女朋友吗!?”

“我也很震惊啊!刚才室长在走廊问我‘知道降谷君的婚约者的情况吗?’时才知道的……”

 

好像终于能理解情况了。

真是秘密主义的降谷桑啊……大家都耷拉下了肩。

 

“降谷桑是什么时候……”

 

组织毁灭后降谷终于能在警察厅好好工作了,虽然比起以前更常能见到他,但他总是被工作包围着。

而且在单位连住几天,让人纳闷他到底什么时候回家的情况也并不少见。

 

正因如此,所以才丝毫不见他有女朋友的迹象。

 

“降谷桑的女朋友是什么样的人啊……”

 

不知是谁无意中说出了这样的话,让大家开始回忆起他身边符合条件的人。

 

“不用说,肯定是美人吧。”

“头脑不好的话连话都说不到一起吧。”

“要是料理达人结婚的话,就要比降谷桑厨艺更好吧。”

“不会和不理解这份工作的人结婚吧。”

 

““““……””””

 

这得是多完美的超人啊。

不,就得是这样才般配。不到这个程度的话无法胜任降谷的恋人。然而即使是头脑过人的精英们,也无法猜出降谷的女朋友是谁。

 

莫非是嫌相亲攻击太烦人所以降谷伪造了假想的女朋友……心里刚冒出这样失敬的想法,此时里响起的敲门声让众人陷入了紧张感中。

 

“失礼了。”

 

与警察厅不相符的针织帽。着装姑且还是衬衫配上剪裁优良的夹克和长裤,但日本的社会人是不可能像这样在夏天以外的时期也不打领带的。

 

以这样的装束坦然入室的女性,自然收到了风见等人严厉的目光洗礼。

 

“FBI来警察厅有何贵干!赤井秀一!”

 

明明是日本人,却加入了别国的警察组织的女人。风见向这个在警察厅内属于异端的女人怒吼着,名为赤井的女人并没有表现出害怕的样子,反问道。

 

“降谷君在吗?”

“被上面叫走了,现在不在。之后再来吧。”

“那让我在这儿等会儿吧。”

 

现在立刻赶快出去!虽然想像这样回敬,但现在与以往不同,不能对协力体制下FBI的人态度恶劣而导致双方关系变差。

 

房间里唯一一张空着的桌子自然是降谷的,大家纷纷把艳羡的视线投向了坐在桌边的女人。

 

“别这么看我。我又没打算乱翻他的桌子。”

“那还用说吗!”

“而且我的来复枪刚刚也被没收了。要是我有什么可疑举动的话,被你们这些男人一齐包围也无法抵抗。所以我不会做什么的。”

 

赤井展示着挂在脖子上的来客姓名牌,示意她的枪被前台没收了。真是同情不得不收下来复枪这种危险物品的前台啊。

虽然不可能让人把危险物品带进警察厅,但还是想提醒她来警察厅时就不要带这种东西了。

 

说起来,这个女人虽说三十过半(差不多),但却是二十来岁的男性成人才能勉强与之搏斗的截拳道高手。

远距离的话会用得意的来复枪射击,接近战的话对肉搏战也相当擅长。以这样的女人为对手,很遗憾,以风见等人的程度即使群起而攻,也很有可能反过来被打倒。

 

“就算是FBI,不提前预约的话我们也会很困扰的。因为降谷桑很忙。”

“我就是被那位降谷君突然叫来的啊。”

“是降谷桑……?我说,不要抽烟啊!厅内是禁烟的!”

 

风见从叼着从怀里掏出的烟、还顺势要点火的女人那里没收了打火机,对方不满地皱起了形状优美的眉毛。

 

“……没有能抽烟的地方吗?”

“全面禁烟。想抽烟的话就出去。”

 

实际上,为了照顾爱抽烟的高层们,其实是有一个隐蔽的吸烟室的,但那种高层聚集的地方不可能对这个女人开放,所以只能临时撒谎了。

就这样出去就好了,虽然是这样期待的,但赤井一边说着“这样啊……”一边把叼着的烟收回了烟盒里,看来比起出去,她还是选择了忍耐。

 

不能抽烟,赤井只好玩弄从针织帽中露出的有些卷曲的头发了。

 

“降谷君会去很长时间吗?”

“我说过他很忙了吧。被上级突然叫出去的情况也不算少。”

“是吗……不过他确实相当能干。”

 

该说是单纯吗,上司被夸奖这件事缓和了风见等人的尖锐态度。他们一边点着头,一边得意地夸耀着他们引以为豪的降谷。

 

“降谷桑的能干可不仅仅是在警察厅里出名。连警视厅,还有高层官员们也知道。”

“哦——那还真是厉害啊。”

“那还用说吗!”

 

有毁灭组织的功绩,降谷今后的工作会从潜入之类的现场工作转变为指挥。因此也没有必要像以前那样隐姓埋名,降谷的名字现在开始广为高层所知。

 

风见等清楚降谷功绩的人对此感到相当自豪。

 

“降谷桑的优秀之处还有他完全不依赖政治婚姻,靠自己的力量向上的那份骄傲……他完全不在意那些相亲的要求,一心一意地前进着——”

“相亲?”

 

打断风见他们滔滔不绝地夸耀上司的是,赤井那听起来不像是女性的低沉声音。

 

“有人对他提出了相亲要求吗?”

“那还用说吗。像降谷桑这样的精英,收到的相亲要求可是数也数不过来。”

“哦……那他没接受那些相亲吧?”

“当然了!他总是以‘有潜入搜查的任务在身’这样的理由拒绝对方——”

 

‘已经有了想要结婚的人。’

 

赤井的问题让人回想起这次降谷拒绝相亲的理由,警备企画课全员顿时陷入了低落情绪。

面对着像是熬过通宵般虚弱的一屋子人,即使是赤井,也有些慌张地睁大了一双碧眼,用少有的焦急语气问道“怎、怎么了吗……”。

 

“……FBI,突然有个事想问你。”

“……什么事?”

“有关降谷桑的恋人,你知道什么情况吗?”

“……不,不知道。刚听说。”

 

警察厅的人都不知道,最近经常和降谷搭档的这个女人说不定会有什么情报。风见抱着这样的期待问了一下,但果然赤井也不知道。

 

“也对啊。平时在美国的FBI是不可能知道的……”

“啊,抱歉没能帮上忙。”

“没关系……说起来还什么都没给客人上呢。喝咖啡吗?”

“多谢,麻烦给我黑咖啡。”

 

差不多终于能冷静下来了。即使对方是FBI,也是降谷叫来的重要客人。

 

“香气真棒啊。”

“因为这是降谷桑中意的豆子嘛。”

“原来如此。怪不得和平时喝的感觉一样。”

 

嗯?

赤井这一句话,让终于缓和的气氛又变得奇怪了。

刚刚,她说了什么吗。

 

平时?

诶,你平时就在喝降谷桑泡的咖啡吗?明明连我们都不常能喝到?

 

“话说回来,既然他有恋人的话,那我还真是做了不太好的事呢。”

“什么情况?”

“没什么,就是觉得他明明有恋人了我还总是在他家借宿,这样不太好。”

“啊,借宿啊……啊、哈啊!?”

 

借宿!?

这女人刚刚说了借宿吧!?

 

看着一下子炸开了锅的警备企画课,赤井好像还没意识到自己说了多么奇怪的话,一脸不可思议地喝着咖啡。

 

“赤井!你这家伙,每次来日本都要去降谷桑家打扰吗!?多给人添麻烦啊!”

“我也这么觉得所以拒绝过。但他说‘反正只是睡觉而已,特意住酒店太浪费了吧’所以我就承蒙好意了……真是做了相当对不住别人的事啊。”

 

因为安保措施好的酒店很贵啊……这么说的话,看来赤井真的不是别有用心,只是单纯借宿而已。

确实,从美国来这边时,一般都不会只待一两天,反而是长期逗留的情况比较多。反过来从警察厅到美国的FBI本部出差时也是这样。否则机票钱会相当可观。

 

在此期间的住宿费……考虑到FBI住的酒店等级,确实降谷的好意相当值得感谢。风见等人自己也有经费使用过多而被经理课数落的时候,所以对此很能理解。

 

“顺便问一下,你没和降谷桑的恋人见过面吗?”

“没有。倒不如说,他的房子里连一点女人的气息都没有。”

 

以FBI的洞察力,很难说这个判断是错误的。

降谷连谈婚论嫁的对象都不会带到自己家吗?还是说,他只是在这个女人去之前把所有痕迹都收拾干净了?

 

不过,说不定只是赤井没进去过那些留下了痕迹的房间。没错,是特别私密的房间……比如说,寝室之类的。

 

“寝室里也只有他掉的头发。”

“等一下!你还进了降谷桑的寝室吗!?”

“因为他家不是只有一个寝室吗。”

 

赤井歪着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然而风见很想吐槽她不该是这样的。

 

因为什么啊,这事不是用这种话就能解释清楚的啊。

 

“……也就是说,赤井逗留时,降谷桑在哪里睡觉啊?”

 

不会是沙发吧?

平日里一直超负荷运转的身体,竟然是在那种没法好好休息的地方睡觉吗?

那个人的话很有可能这么做。风见等人了解降谷的工作有多繁重,他们不仅担心降谷的身体状况,还对神经大条的赤井感到相当愤怒。

 

“当然是在床上了。”

“……降谷桑的寝室里有两张床吗?”

“那样的话我怎么也能意识到他有恋人了吧。”

 

单身男人的寝室里不可能有两张床。

也就是……也就是说……这是怎么回事。

由此得出的结论只有一个。但是,考虑到这是令人尊敬的上司,他们无论如何也不想承认这个答案。然而赤井坦然地对嘴角抽搐着不愿意说出答案的风见等人道出了真相。

 

“因为是双人床,所以两个人睡也绰绰有余。”

““呜哇啊啊啊啊!!””

 

我们不想听啊!

虽然已经察觉到了!但是并不想知道啊!

赤井冷着一张漂亮的脸,看向堵住双耳不停大喊着我不想听,像是在用全身否定事实的风见等人。

 

“日本的警察……是不是工作太拼命了啊?”

 

不是!我们不是因为工作压力疯掉的!

只有风见能用颤抖的声音大声反驳赤井的错误理解。

 

“赤井!你这家伙一把年纪了怎么还好意思上降谷桑的床!一个女人好歹要知耻!”

“我提过要睡沙发来着。但是降谷说这样的话他也去睡沙发,结果最后得出了这样的折中方案。”

“这算什么折中啊!”

“大概像是和妹妹一起的感觉吧。我也习惯被抱着睡觉了。”

“抱着!?”

 

等一下。

全员不知第几次在心里这样喊道。

 

赤井的妹妹好像是个各种意义上都很有名的女侦探。

为数不多的印象之一是,她和赤井的年龄至少差了十多岁。

 

赤井对女高中生的妹妹和成年男性一视同仁吗!?

 

就算是妹妹也太粘人了吧,不过比起这个……那位降谷,竟然抱着这个赤井睡觉……?二十多岁的男人和三十多岁的女人抱在一起……?

因为两人外表都很出众,所以想象一下这个情景也并不觉得辣眼睛,但这个情况……就像是——

 

“喂,你们吵什么呢。在走廊上都能听到声音。”

“降、降谷桑……”

“怎么,连赤井都来了啊。”

“不是你叫我来的么。”

 

赤井带着遗憾的神情,一双碧眼上上下下打量着身穿灰色西装的降谷。

 

“我还以为你会先回趟家放行李呢。是从机场直接来这边的吗?”

“对啊。所以来复枪也被前台没收了。”

 

原来如此。

赤井好像确实有非得带着来复枪来警察厅的理由。现在看来,应该是时间紧张所以不得已而为之。

 

“那先回一趟家吧。保管着来复枪的前台有点可怜啊。之后再开作战会议。”

 

走吧,降谷边说边从桌子上拿起了爱车的钥匙,同时用熟练的动作拉开了赤井坐着的椅子,还拉起了她的手以便她起身。

如此绅士的护送让赤井赢得了众人的艳羡。然而被护送的本人却很快甩开了那只手,大步流星地一个人往外走。

 

“赤井?”

“这次订了酒店所以不用了。我打车去酒店。”

“请等一下!”

 

降谷难得一见地连忙从后面拉住了赤井的左腕。抓着女性的……狙击手的惯用手实在不像是他的行事风格。

 

“……怎么了,你生气了吗?”

“我没有生气啊。”

“那你为什么要特意去住酒店呢?像往常那样来我家不就行了吗。”

 

正如赤井所说,好像并不是赤井硬要住进降谷家的。

根据眼前所见,不如说是降谷主动的。

 

总觉得两人的对话不在一个频道上。

从第三者的角度,能感觉到“诶?好像有点不对劲?”的违和感,然而在众人眼前争执的两人却好像眼里完全没有旁人。对于视野广泛的两人来说这很少见。

 

“……我倒是没生气,不过有点悲伤。”

“……为什么呢。是我对你做了什么吗?”

 

一头雾水的降谷的表情变得有些焦躁。就这样紧紧地抓着赤井的手腕,降谷用难过的声音喊着她的名字。

 

简直像是在恋爱电影里看过的,仿佛在呼唤恋人名字般的甜美声音……

 

看上司这个样子,莫非……部下们这么想着,心里渐渐浮现出一个假设。

 

“和你之间因苏格兰产生的矛盾也解开了……现在你像对姐姐那样仰慕着我,看来这是我的错觉,你完全不和我说恋人的事,让我觉得很寂寞啊。”

“哈?”

“秀吉……我弟弟会告诉我有关恋人的全部事情,我本以为你也会这样……对啊,毕竟你是外人。没有向我报告的义务啊。”

“哈?”

 

降谷桑,竟然只能说“哈?”……!

能说会道的上司这个样子相当罕见。不过对竟然让降谷哑口无言的这份震惊可以感同身受。

 

赤井的话。降谷的样子。

 

从这两个间接证据,风见等人几乎可以确定心里浮现出的最坏想象了,从降谷颤抖的口中说出的话更加证实了这份想象。

 

“赤井……你该不会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和我交往……你不会这么说吧?”

 

‘降谷桑!’

 

风见等人双手捂着脸,拼命压抑着想要喊出口的呼唤。

不这样的话,就会被敬爱的上司散发的悲壮感所感染而泪流不止。

 

被降谷抓着手腕的赤井不停地眨眼……明明说过禁烟了,可她却用非惯用手的右手掏出烟叼着,还熟练地点上了火。

室内弥漫着让人感觉很糟糕的烟味。赤井却不受影响地皱着眉陷入了思考……大口把烟吸进肺里后,她用右手从没有涂口红的唇边拿下烟,开口道。

 

“……抱歉,刚听说。”

 

嘶……

瞬间就感觉到了冷气。明明没有开空调,屋里的温度计也显示着室温没有变化,却能感觉到让人毛骨悚然的寒冷。

虽然只能看到后背……但能感觉到从降谷那里有温度计无法测定的冷气溢出……风见等人用刚刚捂着脸的手环住身体,因为寒冷而止不住地颤抖。

 

“我对你说过什么?组织毁灭以后。”

“……什么来着。”

“从此以后我们不再是敌人,把背后交给对方一起战斗吧!”

“应该是字面意思,FBI和公安通力合作吧。”

“我还说过即使是身处不同国家,也想成为你最重要的人吧!?你不是还说过乐意之至吗!?”

“……是说当最好的‘战友’吧。”

 

风见等人感觉此时仿佛置身于冷库之中。

随着两人之间的理解偏差渐渐明晰,降谷的怒气越发强烈,风见等人的体感温度也越来越低。

 

或许是降谷的表达方式太拐弯抹角了。

但是啊,通常情况下……察觉不到那些话意味着‘恋爱’也很奇怪吧。又不是纯情的女中学生。

 

但是,对于年少时就加入了EBI,人生道路与普通女性大相径庭的赤井秀一而言,即使狙击技术和体术,还有谍报能力都十分优秀,可恋爱能力大概十几岁时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太过可怜崩溃的降谷,以至于无法直视上司这个样子的风见等人强忍着眼泪移开了视线。

 

“……我说你,就算和我一起在床上睡觉也什么都没感觉到吗!”

“……不就像是和真纯一起。”

“那接受了拥抱和亲吻呢!?”

“……也像是和真纯一起、吧。”

“你还有弟弟吧!你会和弟弟睡在一起而且又抱又亲的吗!?”

“当然不会啊。一把年纪了很恶心的。”

 

啊,这里的思考方式很像日本人呢。

明明不会和弟弟这么做,那为什么察觉不到降谷桑行动中的真意啊FBI……众人情不自禁地开始在脑内用敬语的形式吐槽。

 

脑子转得比谁都快的降谷好像早就想到了相同的问题。他扑通一下跪在地上,抬头看着赤井喊道。

 

“那你为什么不拒绝和我上床啊!”

 

没错,如果赤井用“我们不是恋人,别这样”这种话拒绝,降谷就能提早发现彼此理解上的偏差了吧。明明本不用造成这种令人难过的状况。

 

赤井又叼起右手上几乎都烧成灰了的烟,狠狠地吸了一口。

或许,烟对她而言是让头脑冷静下来、整理思绪的必要工具。

 

“……可能是因为不讨厌吧。”

 

嗯?

经过思考后,赤井小声嘟哝的话让在场全员都变成了豆豆眼。

赤井看着马上就要掉下来的烟灰,用纹丝不变的低沉声音让降谷放开她的手腕。

降谷被这样提醒后才反应过来,放开了那只手腕。赤井为了防止烟灰掉下来,从怀里掏出了携带烟灰缸,把快要燃尽的烟收了进去。

 

“那我先走了。有点担心来复枪。”

“等、等一下!赤井!”

 

降谷慌忙起身,追赶那个只留下一室烟味、飒爽地迈开长腿大步流星地离开的女人。

 

从外面吹进来的徐徐微风逐渐冲淡了烟味。

可她留下的冲击却完全没有被冲淡。

 

“姑且是个美人呢。”

“虽说比我们还要肌肉发达。”

“头脑也很好呢。毕竟是FBI。”

“和降谷桑潜入过同一个组织,能力是没话说的。”

“……料理水平好吗?”

“这个就不知道了。”

“能理解这份工作……是这样的人呢。”

“不如说是工作第一的人呢。”

 

赤井秀一完全符合之前谈话时得出的‘降谷零想与之结婚的女性形象’。

 

诶?仔细想想的话,那两人相当般配啊?

 

就算有风见等人的主观臆断,可考虑到她的各种情况,好像没有比她更和降谷般配的完美超人存在了。

 

“虽然超级迟钝呢。”

“嘛……工作时相当敏锐,这就够了吧。”

 

虽说这样就要辛苦降谷桑了。

 

上司和他所追求的年上女性会怎样呢。

虽然想象不出他失败的样子,但也想象不出那两人心心相印的样子,风见等人只能默默祈祷敬爱的上司武运昌隆。

 

[1]“血痕”和“结婚”都是“kekkonn”

Fin.

这篇文是目前P站收藏数最多的安赤文

以及P站扫文时算了一下,安赤的女体化文差不多占全部同人文的五分之一……这大概是我见过的女体化数量最多的CP

评论(9)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