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斤大豆三根皮带

【安赤/小说翻译】仙人掌的花(一)

· 小说翻译,原文→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601871#1

· 各种灵魂翻译【即使是这种狗屁不通的东西也是我的爱啊_(:3JL)_

· 原作不分章节,标题的编号是因为还没翻完

· 赤井视角,以及虽然是安赤但实际上这里是降谷零

· 作者说灵感来自于同名歌曲→为什么我总是插不了外链播放器



降谷是两周前离开的。

这是冬日的某一天,圣诞歌曲静静地从收音机里流出,收集了积攒的脏衣服的洗衣机咣当咣当地摇晃着。午饭时吃意面用的餐具还没洗就那么泡在水槽的水里。赤井像傻瓜一样呆呆地看着降谷离开的客厅的门,除此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赤井想过情况可能会变成这样。

这段时间两人之间的气氛摇摇欲坠。明明前一分钟还安稳无事地度过了,可马上就会因为小事吵起来。绝不是讨厌对方,也想要平静度日,可空气中就像是漂浮着眼睛看不到地荆棘一样,不知什么时候就把两人之间的气氛破坏了。

“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降谷这么说过好几次。

虽然彼此同为强者,但从性质上来讲,降谷好动而赤井好静。 本质上有些许的不同。即使两人在一起时也是遵循本性行动,只是这样而已。

也就是说,降谷会让感情爆发出来,而赤井会把它压在心底。这种方式说不定不太好。赤井这样想过,现在更有这样的体会。不论是什么东西,也不论何时,重要的东西总是在失去后才能注意到。

 

 

这个房子是专门给两人准备的。

原本以美国为据点的赤井在日本并没有自己的房子。但是由于任务的关系需要来经常来日本,这期间就需要一个作为据点的地方了。

“来我家住就好了啊。”

虽然降谷这么邀请,但赤井还是摇头拒绝了。作为公安工作的你的私人情报,比属于FBI的我的情报更应该受到重视。这样回答的赤井完全是对对方工作表示理解的模范恋人。

为对方好实际上是借口。住进降谷家的话,会逐渐变得无法离开他。赤井对此感到害怕,所以自己借了房子。在赤井逗留日本期间,降谷也会回到这里。两个人会一起吃饭、一起睡在Kingsize的床上,时不时也会做爱。赤井回美国的话,降谷也会回到自己家里。然后当赤井再次来到日本时,两人还会在这个房子里一起生活。

“这个房子最让我中意的,是飘窗这里。”

降谷这么说过好几次。把角的房子的客厅有一个突出来的的小飘窗,傍晚的时候,夕阳会透过蕾丝窗帘照进来一些阳光。降谷在那里放了一些小东西,比如两人一起去过的美术展的明信片、忘了什么时候去兜风时在海边捡的备课、在杂货店买的仙人掌小盆栽。

降谷很喜欢仙人掌。赤井还记得买来盆栽的那天晚上,降谷说着“仙人掌好像会开花”,并在网上热心地查找着培育方法的背影。“因时制宜很重要哦“他这么说过。成长期要给予足够的水分,还要拿到外面晒太阳。休眠期要控制浇水量。即便如此也还是很少会开花。

“说是要让它开花,但可能它甚至都长不大。”

降谷这么说着,同时用手指轻轻地拨弄着仙人掌地刺。赤井从降谷背后紧紧地抱住了他,感受到了温暖的体温。

“我不在时它就被遗弃在这里了吧,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

“果然你也是这么想的?”

“我要是回国了,你就把仙人掌带回自己家吧。”

“不过啊。”

“怎么了?”

“那时看到它的话会觉得寂寞吧。会意识到现在赤井不在日本之类的。”

赤井亲吻着他的脸颊。这是他们安稳度日时的记忆。

 

 

他肯定不会再次回到这里了吧。明明大脑已经像这样理解了,可赤井还是无法做点什么来推动房子里停滞的时间。脱水干燥后的衣物在停止转动的滚筒里变冷了,水槽里的餐具依旧那样脏着泡在水里。

之前,赤井去过降谷工作的地方。想着万一降谷要是遇到事故了该怎么办。但他却像往常一样出勤了。包裹在笔挺的灰色西装里的降谷,笑着像同事一样的人们打招呼。啊啊,太好了,赤井想道,为什么你能像这样笑呢,赤井还想道。难以控制内心翻滚的情感,赤井的脚步像石头一样凝固了。

那天晚上,赤井什么都没吃就睡了。在办公楼前看到的,降谷那像是什么都不介意的笑容,让赤井眼底染上了阴沉的情感。

 

不知道独自度过的第几个夜晚后的早晨,赤井决定离开这里。这是赤井借来的房子,就算解约也是赤井的自由。而且这里本来就没多少自己的东西,降谷带到这个房子里的也只有替换的衣物而已。把为数不多的东西都装进垃圾到里后,房子就变得空荡荡的了。偶然看到飘窗那里,仙人掌不知什么时候开花了。为什么现在开花呢。明明最期待看到开花的他,现在已经不在这里了。

不论是明信片,还是贝壳,还是仙人掌,全部都丢尽垃圾袋里了,反正记忆也会一起丢掉。和他最后交换的话语时什么呢?他说欢迎回来。本来想回答说我回来了。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即使是赤井秀一,也不管何时都无法预料两人的结束。

喀嚓一声,玄关的门锁上了。不知为何,这个不会再次回来的房子映入视野中后让赤井定在那里一时无法动弹。冰冷的雪落了下来,这是十二月二十四日的早晨。

 

和他相处得还顺利吗?

马马虎虎吧,赤井经常这样回答,这是和志保见面时的套话了。然而现在赤井吞吞吐吐的,这让她惊讶地挑起了眉。

喀哒一声,志保放下了咖啡杯。点在木纹鲜明的棕色桌面上的纤细指尖涂着薄薄的指甲油。二十多岁的她,以不输给姐姐的姿态凛冽而美丽地成长着。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没什么。”

回答含糊不清的话,她就会用异常认真的眼神看过来。难以应对那种视线的赤井轻轻地叹息了。

分手了,赤井终于像这样亲口说了出来。是一个月前,和他吵架了,然后他离开了家,就这样……和他结束了关系。这些话赤井还是第一次说。虽然两人的关系还有其他的知情者,但分手这种事并没有必要特意告知。

这里是新年过后华盛顿的咖啡店一角。志保不久前开始在美国的大学留学。当两人时间对得上时,就会像这样时不时见面。对赤井而言,毫无疑问地,她是应当好好重视的人。

这样啊。对赤井的自白,她只有这一句回答,并没有要追问的样子,只是静静地喝着咖啡。

“你没有问题吗?”

“你希望我问问题吗?……如果你想说地话我就听。”

原因是什么呢?她轻轻问道。原因。赤井开始回忆一个月前的事,在脑海的角落里,拼命地寻找着那份记忆。

 

那是微不足道的一句话。并且现在想来,大概是决定性的一句话。

我受够了。说出这种话的是赤井。我受够了,已经累了。吵架时,陷身在胶着的气氛里,赤井有一瞬间打心底这么想道。

“……什么意思。”

赤井还记得降谷那干涩的声音,目瞪口呆的表情也记得。

他面对赤井时总是拼命较劲。虽然赤井并不讨厌他的行事风格,但慢慢地也开始觉得有些烦人。赤井一直害怕暴露自己。然而即使只是因为小事而争吵,他也总是能把赤井压抑着的情感暴露出来。他有时会地把赤井不想伤害他而拼命忍耐的语言粗暴地激发出来。对这样的他,赤井确确实实会有感到疲倦的瞬间。

“……是受够了和我在一起吗?”

赤井没有回答。虽然没有点头,但也没有摇头的余裕。已经很疲惫了,两个人都是。

“原来如此。”

然后降谷跑了出去。房子里的一切就这么被扔下了。赤井之后并没有追上去。这个事实结束了两人的关系,结束了将近两年的时光。

那天晚上赤井裹着冰冷的被子,心里却燃烧着熊熊怒火。一开始和第二、第三天本想着他会道歉。然而三天后,他并没有回来,赤井开始不安,并且给他发了消息。“现在在哪?”他明明应该在休息,然而却没有回信。

过了五天,过了一周,过了两周——然后赤井终于明白了,他们的关系确确实实已经结束了。

“相当失落呢。”

志保说道。没错,赤井毫无起伏地答道。“你的表情看起来像是要到世界末日了呢。”她说。

“黑眼圈也很重。”

“……原本如此。”

赤井耸耸肩。她“呼”地叹了口气。

“这是很常见的事哦。”

“……是吗。”

“是啊。你以为世间的恋人们经历过多少次分手……你们并不是特别的哦。性格不同什么的,作为分手的理由真是太常见了啊。”

这大概是她独有的安慰方式吧。虽然面对烦恼的倾诉,女性会依心情只听自己想知道的内容,但对于现在的赤井而言,她的话毫无疑问是一线光明。问题的一般化。不是只有自己会这样。虽然是第一次这么想,但这是很有价值的思考方式。

不过啊。她瞥了一眼咖啡店里喧哗的人们,继续说道。

“我猜,你还是会觉得能和那个人交往真是太好了。”

“……抱歉,我这么没出息。”

“没错啊。”

没办法,就让你陪我购物好了。反正你只会拼命工作吧。对于她这种独有的温柔,赤井十分感激。

 

*

 

回想起来,和降谷的关系也是从圣诞节开始的。

那时赤井被吻了。在能俯瞰冬日夜景的展望台被吻了。

——最近新落成的那栋大楼,现在正在搞全息投影哦。要一起去看吗?降谷的邀请是在十二月二十四日的联合会议后发出的,赤井并没有拒绝的理由。母亲和妹妹屡次叮嘱过要留出一家团聚的时间,所以赤井特意空出了第二天。赤井接受邀请后,降谷毫不掩饰开心的表情。

很有日本平安夜风格的是,展望台上视线所及之处几乎都是男女两人的组合。走在身边的降谷看起来并不在意这点,而是边看着玻璃上映出的影像边感慨“啊,比想象中的更美丽呢。要不要拍张照片啊。”

之后两人停下脚步,靠在了柱子阴影处的栏杆上。“说实话,虽说夜景很美,但我不太会欣赏。”“你这样有点缺乏情趣吧?快看,那栋大楼,照明变成圣诞树的形状了。”“哦……”

偶然间转向旁边,发现他的脸出乎意料的近,这让赤井吃了一惊。两人瞬间就四目相交了。那双蓝眼睛就这样越来越近,让赤井反射性地闭上了眼睛。然后两人嘴唇相触。过了两秒,赤井慢慢睁开眼睛,看到那双蓝眼睛里仿佛有星星一般闪闪发亮。

“……有何感想?”

“……太意外了。”

赤井诚实的回答让降谷意外地一挑眉。

“我还以为我的心意传达到了呢。没想到你这么迟钝啊?”

“……我知道。“

赤井的话让降谷慢慢眯起眼睛绽开微笑,那微笑充满爱怜。

然后降谷说,我喜欢你,能和我交往吗。褐色的手就像童话里的王子那样牵起赤井的左手,赤井除了点头以外什么都做不了。和曾经对自己抱有强烈恨意的对方,在平安夜里,像这样手牵着手,真是不可思议。

赤井就这样被牵着手带进了电梯。下到的一层摆设着高大的圣诞树,写着诸如“明年要找到恋人“此类的愿望的签纸在枝头上挂了好多枚,看起来相当违和。

“这不是七夕的东西吗?“

“日本人很擅长洋为己用哦。这样不是也很好吗,挺让人高兴的。“

“那你呢?不写一下愿望吗?“

“我?我不写。想要的东西要用自己的手把握。就像这样。“

降谷炽热的手掌,紧紧地握住了赤井的左手。

“我最喜欢你了,赤井……我想让你幸福。“

之后两人一起去了酒店,就像这个年纪的大人们该做的那样。虽然没有直接的身体交缠,但还是尽情地相互爱抚了。之后,赤井看着身边的他心满意足的睡脸,感到安心的同时又总觉得有点难为情。他打从心底觉得,这就像是奇迹一样。

 

 

“秀?我说秀?你在听吗?”

赤井睁开了眼。FBI本部冷硬的椅子并不适合小憩。抬起头,看到怀里抱着资料的茱蒂正手叉腰地站在面前。

“十四点开始要开会哦。记得参加。”

“嗯……我知道了。”

赤井伸展抱在胸前的双臂站起身后,茱蒂温柔地说道。

“……你有在好好睡觉吗?偶尔也休息一下吧。你工作太拼命啦。黑眼圈这么重。”

“黑眼圈是本来就有的。”

“虽然这个我原本就知道。但你的脸相当憔悴啊,像病人一样。”

赤井对茱蒂的话置若罔闻,把桌上冷掉的咖啡喝掉了。虽然想在会议开始前摄取一些尼古丁,但现在来不及去吸烟室了。

“周末的圣诞派对呢?秀去吗?”

“不,不去。”

“去年你也是这么说的。给人印象很差哦。”

“那这次更不想去了。而且我也没有能一起去的人。”

赤井的话让茱蒂担心地皱起眉。她知道赤井和降谷的事。

“……不再交往一个恋人吗?”

“工作就是我的恋人。”

虽然并不想当工作狂,但确实一直没休息。让繁忙的工作消耗了脑容量的话,就没有闲心去考虑多余的事情了。如果想要连休的话,我随时可以和你换班。赤井特意笑着这么说,让茱蒂发出了深深的叹息。


tbc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