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斤大豆三根皮带

【启凉】(深夜里打了鸡血的肉)

极圈住民兽性难抑自给自足

已经很久不能好好睡觉了不赶紧把脑洞具现化会神经衰弱

头文字D,高桥启介×高桥凉介,弟兄,弟兄,弟兄,误入请及时绕道

两人身高体重相仿,有时也会因为身材相似而混穿衣服。但这样浑身赤裸地坦诚相待时,又能发现彼此其实并不是那么像。启介的肩更宽一点,胸背部更厚实,颜色略深的皮肤闪着淡淡的古铜光泽。而凉介白得出奇,大概是启介见过的最白的男人。不过这份雪白并没有削减凉介的男子气概。经过充分而适当的锻炼的肌肉埋在皮肤下,随着凉介的动作,绷出了迷人的漂亮线条。

启介并不迟钝。他知道许多人,有男有女,都痴迷于他或凉介的脸蛋和肉体。他也并不自恋,从不觉得这是什么值得拿来炫耀的资本——但此时他却不禁想到,他们的躯体只配与彼此结合,其他任何人的触碰都是对这两具身体的玷污。

“……”

启介深吸一口气,然后把脸埋进凉介的颈窝。他觉得凉介一定是对他下毒了,不然他怎么会这么痴迷凉介?作为对凉介下毒的报复,他缓缓地吐着气,让温热的气流骚弄着凉介的皮肤。这应该弄得凉介很痒。可凉介却只是微微扭了一下身体,然后抬起手来梳理他的头发,毫不掩饰纵容。

“哥。”启介抱着凉介的手臂收紧了些,“快推开我啊。然后骂我,骂我折腾人,骂我异想天开,骂我不知好歹,骂我没有节操……别这么惯着我啊,快像在D里时那样,严厉地对我……”这样的话,他就会马上停手,在事态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前停手。他们还是普通的兄弟。

回答启介的,是凉介的紧紧回抱。比他用的力气更大,好像快要挤碎肋骨、压出内脏似的。

启介心领神会,稍稍松手,从颈窝和肩头开始,一路向下,用细碎的啄吻和啃咬在凉介身上烙下印记。凉介配合地松开了拥抱他的双臂,一言不发,任由启介动作,只是偶尔泄露出隐藏不住的抽气。

“别藏着啊……放开点……”启介的耳朵灵敏地捕捉到了凉介的声音,想要听到更多,于是便催促道。但凉介并没有回应他。启介并不恼火,也没有继续催促,而是继续专心于攻城掠地。

这就是身为长子的凉介,总是万分克制。启介了解。即使内心再怎么激情澎湃,看起来也总是冷淡自持。

不过没关系,这并没有什么影响。启介知道这具略带凉意的身体里总是燃烧着热情的火焰。凉介不能尽情展现自己,这没关系,因为启介是凉介的代言人。在Red Suns时代是这样,组建project D后也是这样,即使现在两人不再形影不离,也依旧是这样。矜持的凉介不能随意表现的冲动、热情、疯狂和野性,全部都由启介来代为释放。

“!!!”

启介身体一僵。那双平时有些冷的手,此时覆上了他的下身,手心异常的热,感觉快要把他熔化了。

“人家都说我冲动,叫我和你多学学……可是他们想不到啊,哥,你才是最疯狂的那个……”

启介低低叹息着,将一根手指探入了凉介身后。

这次轮到凉介身体僵硬了。但这种僵硬的状态并未持续很久。启介感觉到了,凉介在活动肌肉,努力让身体适应他的侵入。呼吸声难得有些粗重,但依旧克制,没有带出其他的声音来。

“我知道……虽然我知道,但还是觉得很遗憾啊,哥……什么时候能打碎你这冷淡的面具,让你也放声浪叫一次呢?”

感觉得到凉介的纵容,启介越发肆无忌惮起来。手指已经增加到了三根,在火热的穴道里旋转、弯曲,用每一个可用的部分挑逗柔软的内壁。嘴巴不甘输给手指,放肆地吐露出了露骨的挑逗话语。

那双变得火热的手一直没有离开启介的下身,工作得相当认真。可启介却已经无法再满足于此了。

有一个地方更适合他……

启介抽出手指,用力掰开凉介的臀瓣。开发得不够充分的穴道火热有余而湿润不足,弹性也欠佳,过分挤压让启介有些难受。凉介的负担更大,一直紧抿着的嘴唇难得地张开了,不过依旧没有发出声音,只是无声地喘息着。

“抱歉……还是太勉强了。”启介扶着凉介的腰,准备先退出去。

“……等一下,启介。”

“!!!”

启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然而他确实没有听错。虽然声音很小,但凉介确实出声了。

凉介伸手抱住启介,拼命地呼吸,努力调整身体,好让自己适应启介。启介的手指温柔地在凉介身上游走,帮助他放松。

与几乎摧毁神智的狂喜相比,身体上的不适已经微不足道了。一开始折磨启介的背德感已经被彻底碾碎了,他觉得他和凉介,他的哥哥,理应以这种简单直白的方式血肉相连。

评论(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