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斤大豆三根皮带

【Lee Pace/Thranduil/Lee Pace】无人之境(三)

>>> 

Galion轻轻走进Thranduil的卧室,看到Thranduil背对着他,站在窗边,似乎在欣赏外面的风景。

“有什么事吗?”

“是。”Galion行了个礼,“是卫队的报告。有一个小队在巡逻时发现了蜘蛛的巢穴,就在西面。”

“巢穴的规模如何?蜘蛛的数量呢?”

“巢穴并不大。现在还没有发现成年的大蜘蛛,现在出来活动的都是一些幼年蜘蛛……但是您也清楚,它们很能吃……”

“知道了。这件事就交给你来处理。务必清理干净。”

“是……”

“还有什么事?直说无妨。”

“您的床帐还没有拉起,想来床铺也没有整理。我叫侍女——”

“不用了。”似乎是察觉到了Galion的疑惑,Thranduil又补充道,“大概是昨晚饮酒过量,我现在有些累,想再休息一会儿。”

“原来如此。”

“没有其他事的话,你就退下吧。”

“……是。”

Galion的嘴唇开开合合,几个词在喉间反复吞吐,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他向他的王再次行礼——虽然始终背对着他的Thranduil大概看不到——然后离开了精灵王的卧室。

“不愧是演员,演得真像啊。”

拉得严严实实的床帐被掀开,从里面走出来的竟然是Thranduil。站在窗边的Thranduil听到这句话后,就像是被戳破的气球一样,整个人都泄气了。挺得笔直的肩背垮掉,微微昂起的头也垂了下来。

“但说话时语气和措辞的个人色彩太强烈。Galion已经发现不对劲了。如果对话继续进行下去,他一定会发现真相的。还有,你为什么不转过来,面对着Galion呢?可惜了这么好的化妆了。”

窗边的Thranduil转过身,面对着床边的Thranduil,表情看起来有点委屈。

“就算是演员,你也得给我点时间,我好熟悉角色啊。”

“熟悉角色?我以为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你已经足够熟悉我了,Lee。”

Lee摘下长长的淡金色假发,露出他那一头被发网压得乱七八糟的深色短发,把假发随意地放在了书桌上。

“你的口气听起来真像个导演。”

“如果我真的是个导演的话,那在你开口的那一瞬间,我就会喊cut然后让你重来了。”

“……”

天还没亮时,Lee就被希格利特——为他打扫房间的那位侍女叫醒,然后带到了Thranduil的卧室。看她神色紧张,行动匆忙,他还以为有什么要紧的事。没想到才刚刚走进房间,他就被拉到书桌边坐下。Thranduil窝在床上一堆柔软靠垫里,指挥着精灵们把他的胡茬剃干净,把长势喜人的眉毛修剪整齐,然后用各种瓶瓶罐罐里的粉状、液状和膏状物打出精灵独有的白皙到透明的肤色,最后给他戴上假发、尖耳朵和蓝色的隐形眼镜,套上华丽的长袍,把他打扮成了另一个精灵王。精灵们在整个化妆过程中展现了无与伦比的高超技巧,娴熟得让Lee忍不住猜想他们中的某位是不是混进过几年前那个横扫奥斯卡的剧组。

纤巧的精灵们力气大得惊人,一直死死地按着Lee,不让他乱动。直到给他化好妆后,Thranduil才慢悠悠地对他讲出扮演精灵王的疯狂计划。Lee惊魂未定,虽然听完了,也理解了,但很难接受这个计划。

“道理我都懂……不我其实不懂……为什么非要这么做?”

明明提问的是Lee,可是听到问题后,Thranduil反倒是一脸疑惑。

“你不觉得这样很有趣么?还需要其他理由?”

“不……”

这恶作剧听起来是挺有意思的,但是为什么会突然想起来捉弄Galion呢?

“昨夜的宴会实在美好,大家都余兴未消,想要来点特别节目。王也允许了,作为宴会上早退的赔礼,还特意借出了自己的房间与服饰。”希格利特解释道。

“Galion差不多该来了。你们快去找藏身的地方。”Thranduil轻轻拍手,示意精灵们都行动起来,然后转向Lee,“你还有几分钟的时间去思考该如何表演。丑话说在前面,你的行动要是像昨晚那样笨拙、不时绊倒的话,我是不会原谅你的。你明明可以穿着比这更长的裙子跳舞。”

“……”

Lee忍不住发出悲鸣。他当然知道Thranduil意指何事,但不知道Thranduil怎么这么清楚他的演艺经历。

希格利特与另一位侍女拉下床帐。Thranduil在被厚重华丽的床帐挡住前,最后留给Lee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仿佛在说自己无所不知。

“虽然有不少不尽人意的地方,但我要再次赞扬你的表演。”

Thranduil的声音把Lee从回想中拉到现实。刚刚躲藏起来的精灵们现在都出现了,正在收拾恶作剧过后的残局。希格利特端着清水走到桌边,开始为Lee卸妆。

“感谢您的配合,表演真的十分精彩。”

“不。我觉得要想成功扮演他的话,我需要减减肥——衣服有点紧。”

Lee挤弄着自己的眉毛,哭笑不得地打趣自己。

 

>>> 

床帐按照Thranduil的要求只拉起了一半,这样他既能不被过亮的光线打扰,惬意地小憩,又不至于因为周围环境太暗而睡死过去。

即使是处在半梦半醒间,精灵王的感官依旧十分敏锐。他没有听漏卧室门开合的轻响,还从落在地毯上、轻柔得几乎察觉不到的脚步声判断出来者是谁。

“还有什么事吗,Lee?为什么你又回来了?”

“你不舒服吗?……只是这么感觉而已,我并不想冒犯你。”年轻的人类有着和Thranduil十分相像的嗓音,只是语气更为柔和,“我想精灵们也是有医生的吧,你不需要看看医生吗?”

Thranduil睁开眼睛,坐起身,示意Lee到床边来。

“不至于劳烦医生,它只是让我觉得有些累而已。不过你是怎么发现的?”

Thranduil上下打量着Lee。妆已经卸干净了,衣服也换了。Thranduil有些遗憾。他觉得Lee什么都挺好,就是穿衣服太随便了。看着和自己极为相似的人类穿着虽然干净,但陈旧、搭配得乱七八糟衣服时,他的心情实在是沉重。

“我还想问你呢。为什么会知道我演过什么……”

“是我先提问的。不要岔开话题。”

“好吧……你昨晚才喝了一杯酒,我不觉得你的酒量只有这么点……而且回来时,你走路的姿势不太对,但怎么看都和醉酒不太一样……其实你昨晚让我陪你回来,今天又让我假扮成你,都是因为那些精灵们知道你身体不舒服后会担心,对吧?”

Thranduil愣了一会儿,然后轻笑出声,向后一仰,放松地靠回垫子上。

“看你呆呆的,还觉得很好骗。没想到心很细嘛。”

“心不细的话是没法当演员的。只有多留意周围,才能让表演更自然。”

“哼……”

Thranduil意味不明地轻哼着,合上双眼,一副打算睡觉的样子。Lee又想说话,又不敢开口打扰,生怕打扰了精灵王休息——虽然不知道到底哪儿不舒服,但病人需要多休息总归是没错的——可他还有问题啊?Thranduil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后就不管他了么?

Lee站在床边待了一会儿,看Thranduil毫无反应,有点灰心地打算离开。

“Galion来报告的事,其实我是知道的。”Thranduil突然开口,“森林为精灵提供庇护,精灵当然也得对森林做出回报。精灵王的感官和森林同调,能感知森林中发生的一切,然后驱逐入侵者,消灭破坏者,让森林和精灵都不受打扰。往常森林中若是发生了什么,都是我告知Galion去处理。但这次……所以他……”

Thranduil的身体状况应该不像他说的那么轻松。说话时声音不大,语气虽然依旧威严十足,但也能听出已经无法掩饰的疲倦。有些内容因为声音实在太小,所以Lee听不清。尽管如此,他也知道那些内容的大致意思。

这次Thranduil没有提前告知Galion,是巡逻队发现了森林中有异常,所以Galion才感到困惑。让他起疑心的大概不是Lee演精灵王演得不像,而是王竟然没有感知到蜘蛛的存在。

精灵王的感官和森林同调——想到这点,Lee忍不住抖了一下——也就是说,当森林被入侵时,精灵王会感觉身体被侵犯了;当森林被破坏时,精灵王会感觉身体被破坏了;当森林中有流行病传染时,精灵王会饱受病痛困扰……

这就是得到森林庇护,在高度工业化的人类社会中依旧安然生活的代价吗?

既然这样,那岂不是应该早早让精灵们知道,森林中有黑暗生物出现。为什么要刻意隐瞒不提,既让森林和精灵们的安全受到威胁,又让自己这么难受?

“他们这些年来过得有些松懈——把驱赶入侵者当作游戏,应付差事地巡逻……这是个让他们提高警惕的机会,不能一味依赖森林的保护,自己也要小心。只是不知道有效期多长,但聊胜于无。”

“我以为你睡着了……”

“一个有一肚子问题的人存在感太强了,我怎么可能安心入睡。而且,”Thranduil再次坐起身,“快到中午了。一天中总要露个面,不然是瞒不住Galion的。”

Thranduil刚刚起来,还没坐稳,就被Lee按倒了。

这真是出乎意料。

“开什么玩笑。如果你能装得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那就不至于大费周章地把我假扮成你了。连大声说话都做不到的病人还是好好卧床休息吧。”

Lee有种被小看了的感觉。可是他真的一点都不傻。Thranduil确实喜好玩乐,时不时还会使坏捉弄人,但他对于假扮精灵王这个计划过分热心了,实在是让人觉得可疑——说不定这个计划就是在他的诱导下产生的呢。

“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不用担心。精灵王会出现在他的子民面前,陪他们渡过下午的时光。”

原本有些驼背的Lee此时脊背挺得笔直。说话的音调降了几分,眼神变得高傲而坚定。Thranduil意识到他准备实施一个更加疯狂的计划。

“我会让你对我的演技赞不绝口,挑不出一点毛病。”

Lee拉好床帐,防止日光打扰精灵王的睡眠。

“午安,Thranduil。”

tbc

评论(9)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