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斤大豆三根皮带

【降御】戒痕(6)

上回指路→http://hobbipotter.lofter.com/post/1cadfdad_29d18c6

要开始最恶俗的见家长同居了,虽然恶俗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好爽……

6.

 

>>> 

“你不高兴?”

“没有。”

“别跟我装。”

傻子都能看出来降谷在生气。御幸心想。这种状态的降谷他见得多了,尤其是别的投手站在投手丘上比赛而降谷只能待在休息区或牛棚时。而且虽然和降谷相处了八个多月,但期间听降谷说话都不如今天听到的多。看到和爱梨斗嘴的降谷后御幸才发现,原来这个沉默寡言的投手也能伶牙俐齿。这太反常了。

要对付装傻的降谷,御幸已经很娴熟了。不时偷瞄一下自顾自玩起手机的御幸,最后受不了这种放置的降谷终于说实话了。

“爱梨太粘前辈了……”

看降谷这么委屈,御幸反而笑了:“我和她见面才多久?相处时间能比得过投捕搭档?”

“投捕搭档……”降谷更委屈了。

“怎么?”

“前辈装傻。”

御幸耸耸肩,继续低头玩手机。其实他的老款翻盖机没什么可玩的,但如降谷所言,他就是在装傻。他清楚降谷为什么觉得委屈。他们之间的关系明明不止于投捕,可他却只字未提更深层的那部分。

这才是我们应有的关系。御幸无声地告诉降谷。投捕搭档才是我们关系的应有形式。

降谷还是一脸不高兴,显然没有接收到御幸的脑电波,或是接收到了但像往常那样无视了。

一阵踩在木质楼梯上的脚步声,然后降谷妈妈和爱梨出现在客厅里。

“晓,怎么干坐在客厅里呢?刚才那么长的时间,带御幸君转转,给他介绍一下咱们家的情况啊。”

“亏我还建议姑姑,留点时间让你们独处呢。”爱梨翻着白眼,“晓哥在不是嫌我霸占着一也桑么?怎么让给你了你又不珍惜啊。”

御幸失笑。不知道降谷在家里的表现是不是和平时不一样,所以给家人造成了他很可靠的错觉。现状说明她们显然高估了降谷的待客能力。

“没关系的,无所谓啦。”御幸替降谷开脱,“能去接机我就很感谢了。这么早机场周围都没有班车,我一个人的话都不知道该怎么来市区。来这边交通就方便了,我看导航显示离旅店也不远——”

“等等,御幸君,你说什么?旅店?”

“是啊。我昨晚订好的。”出门在外住旅店,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么?

降谷妈妈转向降谷。

“晓?解释一下?”

降谷把矛头扔给御幸。

“前辈没说过要住旅店啊。”

“这种常识还用说吗?”御幸感觉大事不妙。

“既然来我这里,难道不该是住我家吗?”

这是什么神逻辑。

越来越后悔了。御幸揉揉小腹,怀疑自己的肠子是不是真的变成了青黑色。他一直计划着要和降谷逐渐拉开距离,最后恢复到正常的关系。可一时头脑发热做出的事把他和降谷的关系推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危险境地。

“御幸君,阿姨觉得你一个学生出门在外时还是尽量省些钱比较好。但要是实在不愿意也不会强迫你。虽然晓是很高兴你能来啦。他回来以后抱怨过没有人接他的投球,连训练都没动力了呢。不过一切安排还是尊重你的意思。”

说什么尊重我的意思。御幸的额头开始冒汗。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又把降谷搬出来压人,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啊。

 

>>> 

降谷的房间很大,睡三个人都没问题。窗户向南,面对街道,虽然有点吵,但阳光很好。

“我的个子长得太快,国三时开始觉得在房间里伸不开手脚。妈妈就和爸爸商量了一下,在家里翻修房子时顺便把家具也换了。”

真是被爱着的小孩。御幸感慨万千。

书桌和椅子的高度比普通的要高一些。衣柜和书架都是加宽加高的。目测一下床的大小,大概直接把一米五宽的双人床加长了。降谷的身高刚入学时就备受瞩目,几个月下来又长了不少。降谷的父母大概早已遇见到了这点,所以才会给降谷准备这个房间。

“但你还是没解释清楚,为什么我要睡你的房间?”

“因为我的房间足够大。”

“……什么理由。”

御幸回想了一下在二楼看到的门的数量,感觉有点明白降谷的意思了。

“降谷,你家是不是有个书房,但是书房里没有沙发床一类的家具?”

降谷点点头。

“然后你表妹住在客房里?”

降谷又点了点头。

这就能说通了。所有的房间里只剩降谷的房间还能住人了。

“不是我挑刺……降谷,话少确实不能算毛病,但你至少得让别人明白你的意思。”

也难怪总有人误会降谷,觉得他狂妄自大没礼貌。御幸心想。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他一样,有耐心和能力解读降谷的想法的。

“前辈才是。”降谷小声嘟囔着。

“啊?”

“没什么。”

御幸叹气。事已至此,再纠结是否和降谷同住的问题就没意义了。有个住的地方就该满足了,反正打几天地铺又不要命。

“那就这样吧。该下楼了。”

“下楼?”

“一直窝在房间里很没礼貌吧。”

降谷耸耸肩,不知道御幸为什么会这么想。他从没在意过这些。御幸看降谷不明白他的意思,就自己先离开房间了。

前辈是不是有点紧张……

降谷一边打开衣柜一边想道。

找出备用的被褥,先在窗边有阳光的地方摊开晒一下,等晚上再铺到窗边。并不是什么麻烦事,但降谷实在不擅长家务,所以花了不少时间。

“哇塞!一也桑的手艺居然这么棒!”

“等等爱梨……你先把刀放下……”

“阿姨,刀给我,小心受伤。”能听到御幸努力提高音量,好盖过爱梨的惊叫声。

降谷正和在被罩里乱窜的被角作斗争,突然听到楼下的骚动。他赶紧扔下手上的事情跑下楼,看到那三人都聚在厨房里。本以为是谁切了手或是打了碗,事实却和他想的大相径庭。

“哟,降谷,吃点苹果?”御幸指指放在料理台上的盘子。

只在漫画里见过的兔子苹果整整齐齐地躺在白瓷盘里,新鲜的红皮黄肉让人看着就有食欲。

“阿姨打算切点水果,正好我闲着也是闲着,就来帮忙了。”御幸小声解释道。

降谷接过御幸递来的果叉,扎了一块苹果,仔仔细细看了半天都舍不得下口。

“看什么呢?赶紧吃吧。”

降谷把兔子的耳朵叼下来慢慢咀嚼。不知道怎么回事,苹果除了甜香外还有点酸味。

“酸?”御幸捕捉到降谷疑惑的眼神,“氧化了不好看,所以刀上擦了柠檬汁切的。”

降谷点点头,把兔子的剩余部分也吃掉了。

“御幸君料理真棒啊,刀工也这么好。”

“不……您过奖了……好久不进厨房,我有点生疏……”

御幸低下头拨了拨刘海,无意中发现降谷正盯着他猛看。

“怎么了?”

“前辈刚刚是不是害羞了?”

臭小子。

御幸暗暗骂了一句,然后迅速岔开话题。

“差不多到时间了。”降谷的妈妈打开冰箱,“今天能做复杂点的菜。御幸君想吃什么?”

御幸还没来得及说话,爱梨就举着手跳起来,报了一大堆菜名。

“没问你吧。”降谷小声嘟囔。

“我说的可都是一也桑爱吃的菜!”

怎么回事。

降谷的视线转向御幸。虽然降谷面无表情,但御幸还是读出了他的意思。

“待会儿给你解释啦……”御幸扯扯降谷的袖子。

御幸对日常生活的要求一点都不高,顶多看到甜食时绕着走,但也不是不能吃。偏偏爱梨最喜欢问他这些问题,不想被抱怨敷衍了事,他只好随口胡诌。

御幸对降谷如此解释过后,看到降谷还是一脸不信任,感觉头都要炸开了。

果然应该老老实实在东京待着……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