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斤大豆三根皮带

【直景(尚贤)/小说翻译】全力奔跑的情人节(节选)

昭和篇背景


自给自足,灵魂翻译,没有校对,没有良心和责任


并非全文翻译,节选了大约最后1/4的内容,原文→疾走バレンタイン


对于来自飘雪的室外的人而言,店里的热度简直可以算作酷暑了。舞台上的玛丽注意到了正前方的直江,抛出一个飞眼。大概就是“终于来了?”的意思。

正好下一首歌该开始了。是The Platters的《Only You》。无比甜美的恋爱歌曲将玛丽的情感演绎得淋漓尽致。像是唱给她那至今仍然未能重逢的恋人的歌。

景虎独自一人站在吧台边削着冰块。难得那个社长不在店里。既然今天是专属于恋人们的日子,大概比起歌曲或是美酒,人们更乐于在某个怀抱中沉醉。直江拒绝了要为他带路的侍者,走向吧台。

大概因为视力不好,景虎好像直到直江伸手拉过高脚凳时才刚刚能看清来人。

“欢迎光临……啊,是你啊。下雪了吗?”

“嗯。不过还只是零星小雪而已。我在半路上遇到了色部桑了。”

“是吗。之前还在说你差不多该来了呢。”

“你在等我吗?”

“……是色部桑。我才没有等。”

直江把脱下来的外套放在旁边的高脚凳上,然后坐下来。景虎往装着削好的冰球的杯子里倒入威士忌,然后让胡桃端到客人桌上。

“要点什么?啤酒会不会太凉了?”

“啊……先来点什么垫垫肚子吧。我从中午起就什么都没吃。”

“今天有炖牛肉。”

“炖牛肉啊。”

直江不由自主复述道。没想到这里会有这种东西。

“请来一份。还有我要米饭不要面包。要大份。”

“大份……你是说米饭还是肉?”

“都要。”

“这里可不是开给饥荒儿童的小饭馆啊……”

景虎苦笑着进了厨房,帮直江下单。回来时他拿了一大堆洗好的杯子,开始一个一个地擦起杯子来。

“因为只需要装盘,所以马上就好了……发生什么了吗?你看起来很累啊。”

擦杯子时的摩擦声听起来令人心情愉快,景虎一边擦着杯子,一边瞥了眼直江。直江百无聊赖地扭着手指,满脸的苦不堪言。

“……被高坂狠狠戏弄了一番。”

“还是关系这么好啊,你们两个。”

“才不好。他是我不共戴天的敌人。”

“看起来可不是这样。他说什么了?”

“……额。总之就是各种各样的……”

直江欲言又止。他当然不愿意实话实说。但是闭口不言的话肯定会被追问。下定决心后,直江终于开口了。

“那个,你知道情人节嘛?”

“情人节……”

把擦过的玻璃杯对着灯光确认过没有水雾后放到柜子里,然后景虎开始来回打量着后面的各色酒瓶。

“和威士忌没有关系哦。”

直江先发制人。景虎一脸不快地转过身来。

“那个情人节怎么了?”

“……今天,你有收到什么吗?”

“什么……?要说客人给的小费,多少收到了一些。”

景虎诧异地皱起眉。不知是不是多亏有玛丽作为牵制,貌似并没有能让他心动的某人送他东西。景虎的样子与平时无二,这让直江安心了一些。

“没什么。已经够了。不过是最近流行的无聊游戏而已,没什么意义。”

“哼……那你收到什么了吗?”

“没有……啊,不过好像秀子姐有准备什么的样子。”

直江浑然不知自己拒绝了两次收到东西的机会。就在此时,有两名女子正悲痛欲绝地吃着自己准备的巧克力。特别是惠美子,若是她知道了尚纪在吃炖牛肉,该如何哀叹啊。这对罪孽深重的主从真是眼里只有对方,还毫无自觉地把他人牵连进来折腾得够呛。

“……是吗。”

景虎再次把擦好的杯子举到灯下,满足地点点头。

炖牛肉端了过来。红酒和香料的美妙气息四散,汤汁中浸着大块的肉。看起来温暖而美味。说过我开动了之后,直江迅速地用勺子舀起炖肉。

今天是星期六。不知是不是错觉,客人们好像比往常更加兴致高涨。不断有点单送来,景虎也不能一直泡在直江这里。直江在吧台角落心荡神驰地享用着炖牛肉、欣赏着玛丽的歌声,同时望着干脆利落地完成着点单的景虎。

就算没有为特别的日子所准备的特别礼物也好。

时不时像这样见面、交谈,一点一滴地进行积累,最终总能得到一些质变的吧。

接到了鸡尾酒的点单后,景虎拿出雪克壶。动作如行云流水,大概是做得手熟的鸡尾酒。看他双手捧着雪克壶,时慢时快地振摇着,竟然显得有些色气……

“你想做吗?”

景虎正在往杯里倒鸡尾酒时,突然说道。

“诶!!??什……你在说什么啊……!”

没关系吗?竟然说出想做这种话!为了掩盖动摇,直江把放在一边的外套仔细地叠好了。

“你一直盯着看呢吧。不是想做一下调酒师吗。”

“……啊。不,这个就算了。”

看来妄想并没有被看穿,直江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不知不觉间装炖肉的盘子空了。看来点单告一段落了,撤下直江的盘子后,景虎继续擦起了杯子。

直江悄悄松了松变得有些紧的腰带,喝起了水。

令人舒心的音乐,还有不时经过的电车的震动。愉快,同时并不破坏店内气氛的常客们的交谈。景虎也作为加濑,自然而然地融入了这片风景中。

战争结束、山口丧生……直江能够看到,经历这些事后变得憔悴的他终于找回了安稳的神情。

“在决定好的地方见到决定好的人真是件好事啊。非常……令人安心。”

“是啊……能够迎来不会改变的事物,感觉很暖心。”

景虎一边谨慎小心地擦着杯子,一边难得地爽快地肯定了直江的话。

“能够感觉到自己还有个归处。”

“……虽然缺少了什么时还是很痛苦呢。”

“景虎大人……”

仅仅出现了一瞬间的寂寞表情仿佛是错觉一般。景虎拿起了另一个杯子。

“……请你哪里都、不要去。”

“……怎么了。突然说这个。”

像是为了隐藏苦笑,直江低下了头。长长的前发轻轻地垂落到脸颊两侧。

“因为漫无目的地四处寻找……真的是太痛苦了。”

“……”

景虎停下了擦杯子的手,视线移向了直江。

如此安稳的时光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也不知道到底能在这里待多久。虽然实际上也可能不是这样的,但说不定,景虎自己也有着对未来的期待呢。对于直江软弱的话语,他并没有责备。

“喝点……什么酒吗?”

“……不。今晚就不多待了。”

虽然自己很想多待一阵,但同时也很担心秀子。虽然今天白跑了很多路,但最后还是能够像这样待在一起。这样就足够了。

“雪,好像变大了呢。”

越过直江的头顶,景虎望向门口。直江顺着景虎的视线回过头,看到了匆忙跑进来的客人。客人的头发和肩膀都落着厚厚的白雪。看来还是快点回去比较好。要是雪积得太厚,回去的电车说不定也会受到影响。

(外面,好像很冷呢……)

不得不离开这个温暖的地方让人格外忧郁。至少喝完这杯水再……直江抱着这样的想法,直江像猫舔水一样慢慢地喝着水。

又有点单送来,于是景虎开始调酒。他和侍者们十分频繁地进行各种交接。这时直江开始对自己慢吞吞喝水的行为产生罪恶感了。

热气蒸腾的咖啡杯被推到面前。

“诶?”

“附加服务。喝了这个就回去吧。”

直江惊讶地抬起脸,景虎猛地移开视线,开始制作新的鸡尾酒,同时冷冰冰地说道。

“啊……十分感谢。我开动了。”

第一次在店里看到咖啡杯,感觉有些意外,不过既然有不喝酒的客人,也就不难理解店里会有咖啡杯。

直江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仿佛要被烫伤一样的热度和甘甜逐渐渗透进了身体。

“很好喝。而且很暖和呢。”

“因为里面加了威士忌。”

温暖的眼神相互交错。直江一边注视着景虎,一边慢吞吞地品尝着饮料。

“大哥——那个、一杯代基里和两杯百加得。[1]”

“知道了。”

即使在这样的雪夜里,客人也一点不见减少。再待下去就碍事了。于是直江站起身来。

“多谢款待……我会再来的。”

“回去路上小心点。胡桃,麻烦你给结账。”

付过钱后直江就离开了。景虎的视线落到了胡桃正在收拾的、喝空的咖啡杯上。

没有人发现,为了从脚边的柜子里拿红石榴糖浆而蹲下身的他,嘴角微微浮现的笑意。

 

 

“我回来了……”

“少爷欢迎回来!怎么样?哎呀怎么是空着手的!?”

“抱歉。难得你为我这么拼命……被养母训斥了吧?”

拍掉雪后把外套递给秀子的同时,直江露出了充满歉意的表情,但是一边擦拭过外套然后挂到衣架上的秀子却一边偷偷地笑了。

“没有。我对夫人说‘少爷为了追求未来的院长夫人,今天去一决胜负了’。夫人也是女人,会全力支持儿子的恋情的。”

“是……是这样啊……”

直江不由自主地用起了敬语。虽然直觉今后的事态会变得相当麻烦……但这不能依赖秀子,而应该由自己来解决。

脱掉鞋,进到家中。

总之今天很累。回到家里总算是能松一口气了。

(这是我的、归处。)

秀子遗憾地叹着气。

“不过……什么都没有得到呢?像是位晚熟的小姐呢……”

“已经够了。毕竟还是见了面,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

“这样啊。也不一定非要是情人节,机会总会再来的!”

“哈哈……要是这样就好了。”

面对攥紧拳头激励着自己的秀子,直江有些困扰地微笑了。

“少爷,吃晚饭了吗?”

“嗯。已经吃过了。”

“那我泡杯热咖啡吧。还有秀子特制的巧克力蛋糕哦。而且老爷还从医院带回了护士们送给尚纪少爷的巧克力。我去做准备,请先去洗手……少爷?怎么了吗?”

秀子止住脚步转过身来。因为尚纪突然在走廊中间停下了,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等……等等。情人节收到的东西,指的是巧克力吗?”

“正是如此……诶?真的不知道吗?少爷?”

秀子先进去了。直江呆站着,用手碰了碰嘴角。冰冷的唇边还残留着甘甜的余韵。

“附加服务。喝了这个就回去吧。”

加了威士忌的。

热巧克力……

(……不会吧。)

说不定只是偶然。只是直江不知道而已,但可能平时菜单上就有它。

(是故意、端出这个的吗?)

问起来绝对是否定的回答吧?

“少爷——?请快点——”

秀子从食堂门口探出头喊道。直江回过神来。

“——抱歉!我再出去一次!”

“诶!?这次肯定会挨骂的啊!最重要的是,现在已经没有电车了吧!?”

直江转身跑向玄关,秀子连忙追上去拦下他。

“啊……”

直江看一眼手表。确实已经来不及了。虽然打车过去也不是不行……

“今晚就吃些甜食好好休息,明天再去吧。好吗?少爷。”

“……嗯。说得也是。”

被松了一口气的秀子催促着,直江恍惚地走向食堂。

 

——之后,直江虽然双亲一起吃了秀子做的蛋糕,但却是食不知味。养母对那位“小姐”的情况刨根问底时,根据尚纪心不在焉的样子推测到事情的进展并不顺利。结果直江被施以了同情的目光,然后被催促着赶紧休息离开了食堂。

直到洗漱更衣完毕躺到床上,直江的心也没有平静下来。枕在冰冷床单上的的脸颊不知疲倦地熊熊燃烧着。

(景虎大人。)

他应该不可能知道情人节。

但是回想起来,他也没有明确回答说自己不知道。

等到明天,一早就去见他吧。星期天雷加诺也休息。不过直接见面问他就好了。

——不,还是不问更好吧。

语言太容易造假了。仅将存在于今晚的事实藏在胸中,这就足够了。

(景虎大人……)

 

很快就败给疲劳渐入梦乡的直江,听到了不知何处传来的愉快的乌鸦鸣叫。

 

[1]代基里(Daiquiri):一种鸡尾酒,以古巴产兰姆酒为基酒,加上砂糖和酸味柳橙。百加得(Bacardi):主要指百加得朗姆酒。

 

END

上一篇《无辣不欢》同样都出自水鸟太太之手

水鸟太太的尚贤有萌有肉而且传承桑原老师药味儿十足我嗑到昏迷

看起来有点文不对题是因为全力奔跑的直江出现在这篇文章前3/4的内容里,那部分的直江有点残念【个人偏见【而且看高坂和直江的互动我替景虎大人吃醋了【总之就是任性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