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斤大豆三根皮带

【直景(尚贤)/小说翻译】宫路与加濑桑

贴吧里发过了这里留个备份吧……


这天夜里,到访雷加诺的宫路手里拿着以前没见过的相机。和平时的尼康F不同,是个老旧的照相机。

“哎呀,那是什么啊?”

玛丽眼尖地注意到了相机。下台后,她来到了吧台边宫路常坐的位置。色部和直江也在吧台边。难得一见,明明没什么事件发生,夜叉众却聚集于此。

“不久前附近的寺庙里有古董市场。我在那里发现了这个。因为坏掉了所以不值几个钱,但更换零件后好像还能用。偶尔用这种旧相机拍拍照感觉也不错。”

给你拍照吧,宫路如此说道,于是玛丽马上就摆好了姿势。不愧是习惯了被拍的人。

“拍到了美人啊。”

一旁的色部也被拍到了。

“不我就……”

“正好顺便嘛,大叔。到晴家旁边去。这可是和歌姬宝贵的合照啊。”

和玛丽不同,不习惯被拍的色部显得畏畏缩缩的。他举起手里的酒杯,想要挡住脸,但被玛丽阻止了。最终色部还是勉勉强强地和玛丽一起被拍了照。

按照这个展开,接下来镜头就该转向这边。加濑想赶紧回到吧台里,但行动迟了。

“服务生,我要一杯啤酒。还有你的笑容。”

“很不巧没有货了。”

“切,真是冷淡的大将啊。不过没笑脸就没笑脸吧。机会难得,给你和直江拍个合照。”

还没来得及同意,快门的声音就响起了。呆住了的景虎连话都说不出来。

拍过照后,宫路满足地转而向执行搭话,轻车熟路地怂恿对方摆好姿势让他拍照。连胡桃和马萨这些店员都成为了宫路的猎物。

店里气氛火热,最终这天夜里平和地迎来了结束。问题发生在翌日。

 

 

加濑是早班。他正独自做着开店前的准备时,突然察觉到门被打开了。明明招牌上的灯还没点亮,告示牌也显示着准备中。

“十分抱歉,还没有开始营业——……长秀啊。怎么了?”

宫路手里拿着昨天的相机。

“抱歉,景虎。玛丽在吗?”

“不在,她去做头发了,暂时还不会过来。”

“这样啊……那你也行。能帮我灵视一下这个相机吗?”

想吐槽“也行”是什么意思,但一瞬间感觉到了令人不舒服的东西,灵视的话有不安稳的气息。加濑从宫路手上接过相机。昨天它被带到雷加诺里时他什么都没感觉到。像这样拿在手里也是,只是个普通的旧相机。

然而,集中注意力,就能感觉到一些残留的思念,模模糊糊的不成形。但是这种程度的思念,对经常被使用的道具而言并不稀奇……

“怎么看都是个普通的相机。可能只有玛丽或者高坂才能察觉到什么吧。发生什么事了吗?”

“看这些。”

宫路拿出的是将近十张照片。他非常手快地今天就把昨天拍的照片洗出来了。

“看了这个不意外吗。照片上印着的,不是我拍的内容啊。”

并不是拿错了底片这类问题。照片上印着的完全是宫路没拍过的东西。

“比如说这个。我拍的明明是晴家。”

“晴家……?”

照片上印着的,并不是玛丽。或者说,根本不是人物。

“是——口红?”

照片上印着的是装在闪亮容器里的化妆品。

宫路说自己完全不记得拍过这种东西。毕竟他不是拍广告照片的摄影师。

“接下来是色部大叔和晴家。”

“晴家?照片上没有啊。”

照片上只有一脸难为情的色部。本应在他身边的玛丽神奇地连影子都没有。

代替玛丽,挨着吧台,被拍进照片里的是——

“这里也是口红、吗?”

接下来的照片是加濑和直江。这张没有问题。

“能拍男人,但是不能拍女人吗。”

“不对。看这张是你和店主的照片。”

宫路递出的照片上印着漂亮的酒杯。拍了胡桃的照片上印着崭新的架子鼓。本应印着马萨的照片上,是鸡尾酒相关的厚厚的书。

“这个相机——是什么付丧神吧。还是说你本人出了什么事吗。”

“不灵查一下的话搞不清吧,十有八九是相机的问题。肯定是有某种力在搞鬼。”

加濑再次查看口红的照片。这个角度,这个包装。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啊,他忍不住出了声。

“这个是登载报纸上的广告照片。玛丽之前看过。”

“什么?”

刚想起来,这是资生堂的新色号,玛丽还一直念叨着想要这只口红。这么想要的话就买呗,加濑说道,这个太受欢迎了很难买到啊,玛丽回答。知道得不到以后反而越来越想要啊真是受不了,她还不时这样念叨着。

听加濑这么一说,宫路皱起了眉。

“难道说,这个相机能拍到被拍的人最想要的东西……?”

这样以来,就能理解执行、胡桃和马萨对应的那些“最想要的东西”了。

“不过我和直江,还有色部桑还是原样呢。”

“你就没什么想要的吗?”

被问到的加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非要说的话,确实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觉得嘴里空空时会烟不离手,但也没到依赖的程度。同样也没有物欲或是食欲。

“……没有啊。”

“色部大叔还有直江,好像都挺无欲无求的啊。原来如此,如果没有想要的东西,照片上就是被拍到的样子。其他人显示在照片上的样子是物品也是因为这个吧。”

 

修理过相机后,宫路试拍的是室内静物的照片,所以并没有察觉到这种异常。

“嘛,总之是一种付丧神吧。以前是茶具或者刀之类的,这个时代也有这种付丧神了呢。姑且再让晴家看看吧。”

“说的也是……”

加濑拿起宫路手边的相机,再次端详。结果换手拿时,相机掉了下去。

“啊、”

相机掉到了铺着瓷砖的地板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镜头和机身的连接部分断开,透镜掉了出来。

宫路连忙捡起相机,但再次按下快门后却没有声音响起。好像是里面摔坏了。

“这是算是彻底坏了呢。真是可惜了啊……”

“抱歉,手滑了。”

“算了,本来就便宜像白送一样,没关系的。”

宫路叹着气,站起身来。

“景虎。你其实注意到了吧?”

“什么?”

“……好吧,那就算了。好像不是我想的那样啊。”

宫路在吧台上留下了一张照片。

宫路离开雷加诺后,加濑开始做清扫工作。摔坏的相机碎片掉到了椅子下面。加濑捡了碎片站起身,然后垂下了视线。

留在吧台上的照片,是直江和加濑的合照。

直江和自己的站位交换了——拍照的宫路早就察觉到了吧。

自己有就算真心想要,也无法得到的东西。这样的话,哪怕只是想想,或是被人指出来这点,也都没有意义吧。

加濑把相机碎片和照片都扔进了垃圾桶里。垃圾桶盖合上后,加濑一时间只能呆站着,动弹不得。


2017-10-13

评论(1)

热度(6)